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奇暖安卓QQ,求能天天刷联盟委托周末能凝砂的咸鱼。有群,可唠嗑。

事实上在我躺尸的这几个月我已经从魔祖跳回全职再跳到小马再跳到凹凸了(笑

climb

主忘羡,全员向。真人CS选手设定,比赛形式参考青春×机关枪,赛制赛季参考全职高手,自己写着爽的产物,所以大概不会有后续了,思考再三,既然写了还是发上来。(全文的大纲我丢了一部分,设定还健在)


随着布料撕裂的声音,血红的刀剑没入军绿色的防护服。

在血腥味漫上鼻尖的瞬间,魏无羡自信的表情变为惊慌失措,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回到了那颗怦怦跳动的心脏。

“当啷”一声,匕首落地,飞溅的腥红色液体引爆了比赛现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快!快中断比赛!场内出现恶意伤害事故!”

温晁捂着正渐渐往外渗血的腹部蜷缩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面前木头一般一动不动的魏无羡,“你……怎么能恶意伤人,你就等着被永久禁赛吧!”

“比赛暂停。比赛暂停。”

机械的女声在场地上空响起。江澄停止了行动,愣在原地,丝毫不理睬从暗处射来的子弹。他茫然地望着场地上空,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离他而去了。

 

“我该怎么办啊……江澄,我该怎么办啊?”

电视里的新闻频道正播放着关于“真人CS比赛秋季赛场内出现恶意伤人事故,选手魏无羡将面临禁赛处罚”的新闻。

江澄从房间里走出来,刚刚结束通话的手机被他紧捏在手里。看见那个瘫在沙发上眼神空洞的魏无羡,方才对着电话那端发不得的火气全都涌到嘴边。

“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啊!”

一句话吼得江澄缺氧,天旋地转间手机被丢向魏无羡的方向,却因为被沙发阻挡而摔落在地。两条腿再也撑不住一身的官司,江澄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时间客厅里安静得可怕。魏无羡悄悄从沙发背上探出头来,凝视着地上的江澄。

“我真的没有刺伤他,刀尖只是划破了他的衣服,我保证!”

“划破衣服?!那我问你,那血是哪来的?你刀上的防护套和传感器呢?”

“是温晁那王八蛋打掉的,他小子想陷害我!”

江澄冷笑一声,“想陷害你的人多了,也就是你傻逼兮兮地不设防!”

“你也不相信我?”

江澄抬眼用布满血丝的视线瞪着他:“我相信你,姐姐相信你,咱们俱乐部都相信你。”他瞄了一眼可怜见地躺在地上的手机,“他蓝二也相信你。”

“关他蓝二什么……”

“没空跟你耍嘴皮子!我们都相信你有什么用!比赛官方相信你吗?其他俱乐部相信你吗?温晁的验伤报告摆在那!你知道昨天比赛之前对面的为什么弃权了吗?你没去你不知道,他们队长亲口对我说的!说,他们担心队员受伤!放他娘的屁!”江澄脱力似的喘了两口气,“我就奇他妈怪了,你魏无羡一个人是这样的形象,他们就以为整个云梦都干这种事吗?!”

魏无羡话卡在嘴边都说不出来,乍一听江澄的话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知道江澄从小就这样,一生气就口不择言。

“你……会有办法的,大不了,我……”

“办法?!你有吗?你怎样?!”

“大不了我退出云梦,对外声明我的个人行为和云梦无关。”

江澄刚才还恨不得把魏无羡大卸八块,此时却盯着魏无羡的那张脸不说话了。

“您可真有主见啊。”江澄垂下眼去,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你别想了,不可能,人活于世难道还怕几句流言蜚语吗——把我的手机递给我。”

 

然而人言可畏,人活于世有时就是怕“那么几句”流言蜚语。

秋季赛还未结束,云梦俱乐部召开发布会,放出了爆炸性消息:魏无羡被开除出云梦俱乐部。

“发布会上,云梦俱乐部的队长江澄强烈谴责了这种恶意伤人的行为,当事人魏无羡态度诚恳,表示接受并尊重俱乐部的决定。”

超市柜台里的电视在播新闻,江澄和魏无羡蹲在店门外抽烟。魏无羡把口罩拽到下巴上,就这刚点燃的烟吸了一口,眯着眼吐出一个烟圈。江澄指尖碾着的烟没点燃,偏头看着一脸轻松的友人,心里的难受也散了一点。

“看我干嘛?”魏无羡撇一眼江澄,眼角带笑,“听说裁判组那边出结果了?”

“嗯,禁赛半年。”

魏无羡乐了,“才半年?!我还以为能永久禁赛呢。”

“去你妈的,虽然姓温的那边施压,裁判组也不能没证据瞎判。再说……还有云深那边帮忙周旋。蓝忘机他怎么回事?他一直这样多管闲事吗?”

“我怎么知道——当然这次也不算‘闲事’,回头还得好好谢谢他。”

江澄终于把烟点上了,他并不常抽,这次是实在想沾一口。“那你准备去哪?以后什么打算?”

“我肯定暂时不会离开这个圈子,现在……”魏无羡叹了口气,吐出的烟让他整个人朦胧起来,“咱夏天去夷陵的时候不是看了个楼么,我去给收了,白手起家呗。”

“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呵。钱够花吗?不够的话我走私人账户打给你点。”

“不用不用,咱俱乐部福利还挺好的,不差钱,至少包个三层小楼是足够了。那个练习场也不远。”

“那行,我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保重吧。”

“嗯。”魏无羡猛吸了一口,把抽完的烟在地上熄了,站起来,“哦对了,最近几个月别来找我,避嫌。”

“谁要找你!”江澄盯着魏无羡的背影,用脚碾碎了刚抽一半的烟,在深秋的阳光下与魏无羡渐行渐远。

tbc(maybe)

然后因为这一篇忘羡没什么戏份,就不打cp tag了


最近事多缠身,暂淡忘羡圈。该做的已按部就班。

首页有人吃胖胖球圈的獒龙吗?
安利一个写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恶魔级阿烟号轻巡洋舰
写得蛮棒的虽然我不吃也不产出。
她更太快了需要鞭策(?)

惊觉当初的点文到现在都没写完,啊——好焦躁。脑子里的新梗又层出不穷,最近满脑子都是真人CSparo,觉得好带感啊啊啊啊!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呀!【龙女仆真好看,百合赛高】

脚本(HE)

情人节贺文,但不怎么甜,大概。

之前说了十五号更,但只要我还没睡觉那就还是“今天”,对吧?【对个鬼哦!】



ID为“含光君”的万花成男,腰上挂着君心问情(注1),站在花海里吹笛子。

你悄悄地对【夷陵老祖】说:魏婴。

【夷陵老祖】悄悄地对你说:诶!我在呢!有什么事?

你悄悄地对【夷陵老祖】说:花海。

【夷陵老祖】悄悄地对你说:小姑娘们都喜欢去花海求偶遇玩浪漫。哈哈,不过我也挺喜欢的,蓝湛,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是在花海跟我求的情缘。

电脑前的蓝忘机依然面无表情,眼中却有一闪而过的光。这句话他看过太多遍,却依然能引动心中的回答。尽管这回答他从没在游戏里发出过。

蓝忘机鼠标甩到技能栏,神行去藏剑。

 

蓝忘机和魏无羡缘起于游戏里的竞技场。当时蓝忘机只是在广都镇交日常任务,一只全身红黑配色恶人谷装备的藏剑突然飞过来。

【夷陵老祖】邀请和你进行切磋

蓝忘机赢了,之后的每一天上线做日常的时候都会被那个夷陵老祖插旗求切磋,再之后理所当然地被拖去组队排竞技场。两个人一边打一边挂着语音唠嗑。

魏无羡知道了两人在同一所大学。

蓝忘机知道了两人是同年生。

后来魏无羡越来越觉得这个花哥是个小正经,怪有意思的。

后来蓝忘机觉得自己做了有生以来第一件出格的事——他网恋了。

 

蓝忘机坐在藏剑的雪山顶上,即使被阳光普照也无法融化的雪地上。

你悄悄地对【夷陵老祖】说:藏剑。

【夷陵老祖】悄悄地对你说:我们藏剑山庄是个好地方,除了有钱还是有钱——不是啦,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在这里一起看雪。

然而这里只有“含光君”一个角色坐在雪地里。

他不想再深陷过去暗自心伤,于是退出游戏,关闭电脑。

 

蓝忘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夜不成眠,犹豫许久还是点亮了手机屏幕,打开微信。

“魏婴。”

“怎么啦?蓝湛~”

“晚安。”

“晚安!爱你哦!明天见啦~”

像是完成了什么固定任务一样,蓝忘机松了口气。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自动熄灭了,呼吸灯闪了闪,再没有信息发过来。

第二天蓝忘机起床的时候,微信依然显示的是昨天的几条讯息,他动了动手指。

“早安。”

“早安!一定要吃早饭哦!”对方几乎是秒回。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蓝忘机在某种虚无缥缈的末世感中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蓝曦臣已经在公司的会议室等待各部长副总的落座,空旷室内回响的脚步声中规中矩得一成不变,就像这些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蓝忘机还是当初那个规矩得近乎古板的大学生——除了他手中紧握着的手机。他就像在跟手机恋爱一样,事实也的确如此。

“忘机,都三年了,你也应该放下了。”

会议结束之后蓝曦臣把蓝忘机叫到了办公室,明知道那对他来说太残酷,却还是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下达审判。

蓝忘机像是早就知道兄长会对自己说什么,一脸平静:“他还活着。”眼中显现出淡淡的血丝,又重复了一遍:“他一定还活着。”

“你凭什么判断他还活着?就凭江澄那边没有任何消息吗?当初魏无羡意外的时候都没有告诉你,江家出事只能搬到国外的时候也没有告诉你,如果魏无羡……走了,也不一定会告诉你的。”

“他还活着。”

“忘机!”蓝曦臣面对这样的蓝忘机心中苦涩,“你不应该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我知道。”窗外的风声带着哀鸣走街串巷撞击在落地窗上,“我会考虑清楚的。”

 

周日大部分大学生也放假了,校门口青春活力的年轻人络绎不绝,网吧里也人满为患。如果不是因为魏无羡,好学生蓝忘机可能永远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

“你是……含光君吗?一看你就像那个小古板!”网吧门口一位高挑的青年向蓝忘机伸出手来,脸上的笑容胜过夏日暖阳,让蓝忘机的耳垂也变得滚烫,“我是夷陵老祖,我叫魏无羡。”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的地方。

 

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回响。

 

“诶?蓝湛!你也去上课啊?正好顺路。”蓝忘机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飞鸟般欢快的语调入耳,“哦对了,我最近新写了一个脚本,可以自动跑商,怎么样?要试试吗?”魏无羡脚下一个滑步,就稳稳地站在了蓝忘机面前。

 

蓝忘机环顾四周,依然半个人都没有,也自然不会有人来拍他的肩膀了。

音乐教室里,蓝忘机掀起钢琴的盖子,指尖下落在已经积了一层尘土的琴键上,流淌出一段乐曲,没有乐谱,像是练习了千百遍,已经建立了条件反射。

 

“蓝湛!”魏无羡从门后探出头。

“怎么了?”蓝忘机停止了手中的练习看过去,正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不由得一怔,面对着眼前的人,脑内无端出现了一段未曾弹奏过的旋律。

魏无羡走过来,靠在蓝忘机身边的钢琴上。阳光从演奏者背后照进魏无羡眼睛里,投射出几分希冀和倾慕,而那双眼睛的主人却毫不自知。“我就知道你在这,你们部长是不是也让你出节目了?”

“嗯。”蓝忘机避开他的目光,瞥了一眼钢琴上的琴谱。

“同病相怜啊,我们部长也非让我出一个节目,就是因为看见我抽屉里放着的笛子!”魏无羡眼睛一转,“要不这样吧,咱们打个商量。你我同出一个节目,你弹钢琴,我吹笛子,两个乐器演奏节目合二为一,最后正式演出能上场的话也好跟学生会那边交代。”

“好。”

魏无羡似乎还惊异于蓝忘机的不假思索,看着蓝忘机合上钢琴上的琴谱,还是问出了核心问题:“那咱们的曲目就用你在练习的这一首吧,一会儿你把曲谱给我一份,我回去练练。”

“不,我来。”蓝忘机打开一本空白的五线谱纸,转头看着魏无羡的眼睛,又补充一句:“我来作曲。”

“你还会作曲啊?!可比我的脚本代码高端多了。”

“脚本很好。”

“好吧,承蒙夸奖。”

 

蓝忘机从教室门上的窗口看进去,空无一人。他想到魏婴当时是不是也从这个地方看进去,看见自己的背影,然后轻手轻脚溜进去。蓝湛眼中几年如一日的冰层被嘴角的笑意融化,他推开门,鞋跟打在白瓷砖地上,哒,哒,哒,哒。

蓝湛在倒数第三排停下,坐在从外向内第二个座位。蓝湛的手搭在最外侧的座位上——那时候我也魏婴在这个位置坐下。

 

“蓝湛蓝湛,你看!”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兴奋,大概又是搞了什么事情。

正在上课的蓝忘机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老教授,趁老师转头去写板书,迅速低头看向魏无羡递过来的手机屏幕。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某手游的邮件界面。

——“亲爱的阴阳师sama,您已借用了不属于您自身的力量,严重扰乱平安世界的秩序。希望您在之后的游戏中遵守秩序,务必删除违规第三方软件!若您仍执迷于阴阳师世界以外的力量,本鬼使将会对您进行严厉处罚(包括但不限于暂时禁止登陆、扣除式神等级、扣除式神星级等处理)。——from:鬼使黑”

蓝忘机皱眉压低声音:“你又干什么了?”

耳畔的热气燥得魏无羡有点心猿意马,但一呼一吸间就拽回了刚才的兴奋劲:“社团的妹子嫌这个手游太肝,又没时间一直看着,我就帮忙写了个脚本。”

蓝忘机其实一开始就大概猜到他又干了什么,然而此刻他的重点不在这里:“妹子?谁?”

“蓝湛你怎么连绵绵的飞醋都吃?!”魏无羡笑出来了,“你忘了当初是谁帮忙咱们才在一起的啦?”

后一句话没收住音量,空气突然安静,两秒钟之后,爆发出一阵起哄声。

讲台上的老教授清了清嗓子:“这位同学,陪对象上课也要保持安静,如果做不到就请你出去。”

魏无羡是公认的脸皮厚,此时在老教授的威严下也尴尬得张了张嘴没出声,灰溜溜地坐正了,甚至还掏出一本书摊开,盖住了开着游戏的手机。

课桌下,蓝忘机的手顺着两人相贴的大腿摸过去,捉住了魏无羡冒冷汗的手,微凉的指尖被捉住之后一顿,就又反过来衔住了蓝忘机的指节细细摩擦。

 

秋末的天气已经很凉了,阳光却执拗地穿过云层刺痛路人的眼睛。蓝忘机回头再看了一眼校门口的金色题字,被反光闪得睁不开眼睛。

这就是他最后一次看见魏无羡的地方,魏无羡拎着行李向他挥手道别约定开学再见,然后转身走进了深渊。

在那之后,命运如黑洞一般夺走了他们之间的一切,用家庭变故,交通意外在他们之间炸开一道鸿沟。

站在岸边的蓝忘机的手里只剩下了一根脆弱的蛛丝。

 

“江澄,魏无羡现在在哪里?”

“和我们在一起。”

“是在国外吗?他怎么样了?你们在什么地方?”

“蓝忘机,他现在情况稳定,但没有意识,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告诉你的。我知道就是现在我不告诉你他的位置,你有朝一日也会知道。但他有自己的自尊,他不会希望他的爱人看到他这副样子,希望你能理解他,不要来找我们。”

 

“我以后会帮他维护留下的脚本代码,如果你还在使用,发现了bug请告诉我。”

与江澄的聊天窗口还停留在这一句话。

而与魏无羡的聊天定格在更早之前。蓝忘机知道,如果他现在打字过去,对面一定会秒回,但那是自动回复脚本,不是那个活生生的人。

两个人的互传文件记录还被系统保存着,最后一个标着“龙门飞剑.exe”。还记得这个文件被蓝忘机测试过之后刚发到帮会群里的时候大家的讨论。

 

“不是吧!龙门飞剑都可以靠脚本啦?”

“老祖果然厉害!以后要是竞技场都可以靠脚本完成就可怕了。”

“以后没准在线上叫他帮忙,他过来帮忙都是用脚本自动的。”

“你们两个说的不太可能,不过他现在的自动回复的确是通过脚本的。”

“啊?那是脚本啊?我还以为老祖真的那么闲天天趴在线上呢。”

“我刚才试了试飞剑的脚本!我之前纠结了十几次都没上去,这回直接唰唰唰上去了,简直魔幻!”

“【视频】”

“!!!我也去试试!”

 

蓝忘机翻到了更早的聊天记录。

“二哥哥,你是不是龙门飞剑跳不上去?”

“……”

“我怎么会嘲笑你呢?我发给你个文件,我给你写的,你要是觉得好用可以传到群里。”

他自知不应该这样自欺欺人地利用脚本告诉自己那人还活着,他知道魏无羡回来的希望渺茫,他会等,但不是这个等法。

随后蓝忘机登上了游戏,他自认为是最后一次登陆。点卡只剩下两个多小时了,此刻的他并不打算再充值——两个小时之后这个游戏就要被删除了,他也将把那个人封存在心里的角落,永远不再启封。

然而这个人即使被封存,也在心里占据了太大空间,再装不进其他人了。

藏剑又下雪了,雪花落在虚拟角色的身上不会停留。然而雪花穿过屏幕落进现实,在双手留下彻骨凉意。

那是眼泪。

蓝忘机已经睡着了,也许再次睁开眼睛他就会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不再深陷于过去。

电脑屏幕还停留在游戏界面,亮度降了一调,然后熄灭了。

从窗口可以看见万家灯火,月光却照不进室内。一片漆黑的室内,手机的呼吸灯凸显着它的存在感。

亮点跟着呼吸的节奏慢慢点亮,慢慢熄灭。突然,变成了心跳的节奏。

手机和电脑的屏幕突然点亮划破了黑暗,微信QQ和游戏密聊的提示音击碎了寂静。这间公寓融入了万家灯火之中。

仅仅几个字,同时显示在几个界面上。

 

“蓝湛,我回来了。”

 

——蓝忘机不必深陷于过去了。

 

End


注1:君心问情是基三七夕活动的奖励,条件是连续三年和同一人完成七夕任务。

梗来自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她们帮会有一个人,特别会搞脚本,很屌。可以说文中羡羡干的那些都确有其事,连那封寮办的信我都是照着打的hhhh。想尽力表现出好几年的时间跨度,但似乎并没有成功,叙事手法描写手法也十分小学生,我会继续努力改进的。

感谢你的阅读!

 



今天本来是想发一个情人节贺文(玻璃渣)的,然后没肝完。没关系,反正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四的贺文十五发嘛。

说到《味儿》那篇的更新啊。。其实我自己重新看有很多的bug。现在觉得要不然就直接坑了,要不然我从头改改——我还是改改吧。手里的梗很多,时间很少【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沉迷饥荒】

跟大家讲,就千万不要突然吃太杂。我已经蹲路边吐过了,希望大家不要跟我一样苦逼。现在躺在床上十分难受,大年三十的,十分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