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张副多了个孩子(一)

本来是张副生贺文,结果没赶上。要是有撞梗纯属巧合,有一个借梗,就是微博上一个动图,狗起床来把主人的闹钟关了的那个。

正文
张佳乐最近心塞塞的。
因为他发现张新杰多了个孩子,但是他却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好像正如那孩子的年龄一样养了他四年。
张佳乐仔细回忆,他敢确定他第一次看见那孩子就是在这个星期二。
之所以认为那是张新杰的孩子,除了因为他像个尾巴一样跟着张新杰之外,最大的证据就是——他,长得,特别,像张新杰!还穿着石不转的装备!
张佳乐准备去问问。
“内个,小张啊,我问你个事儿……”
“抱歉,张佳乐前辈,经理找我有点事,要是不着急一会再说。”
“哎等……”
张新杰脚步如风转身直奔经理室,孩子跟着张新杰走,还不忘冲张佳乐挥挥手。装备的宽大袖子随着动作搅动空气,掀起了张佳乐的刘海儿,独留他一人风中凌乱。
“小宋啊,你发没发现,副队他……有哪里不太对?”
宋奇英停下手上的练习,深以为然地看了张佳乐一眼 ,“前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他停顿一下,“张副队居然除了我还有别的儿子!”
小宋你重点完全错了。
“我去问问副队。”
“副队,我想问你……”
“哦奇英啊,你也有事找队长吗?” 宋奇英抬头一看,面前正是队长寝室的门,心里发怵,想说什么都忘了。
“那那您和队长先聊,我走了。”宋奇英目送着张新杰进屋关门,他身后跟着的孩子转身冲他挥挥手,衣袖差点卡在门缝里。
宋奇英铩羽而归。
而此时韩文清也很纠结,张新杰多了个孩子他当然也发现了,但是已经确认了恋爱关系的恋人却对此只字未提。怎么说张新杰的儿子,他韩文清也得是其中一个爹啊!
脑内的走向偏离了原轨道,韩文清甩头把自己拽回来。在他转头看向张新杰方向的一瞬间,孩子差点吓哭了,矮身钻进了床底下。
“新杰啊,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什么孩子?”
“就是天天在你后边跟着的那个。”
张新杰在地上看了一圈,一脸疑惑:“我后边?哪来的孩子?”按理说韩文清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但事实又是这么的诡异,一切汇集到张新杰脑子里,他得出了结论——韩文清是不是觉得自己对他的关心不够?
“队长啊,最近俱乐部比较忙,我并没有尽到作为……恋人的责任,是我的不对。你也不用开这样的玩笑啊。”说完犹豫了一下,俯下身在韩文清连上香了一口。“这样够吗?”张新杰努力保持着淡定严肃的表情,但红得冒热气的脸出卖了他。
韩文清受到会心一击,也忘了当初找他是来干嘛的,揽过人来就是一记深吻。张新杰亲完之后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匆忙找了个理由就夺门而出。
在低于韩文清视线范围的地方,小孩儿从床底下爬出来,拍拍身上的灰,连滚带爬地从门缝钻出去了,还被自己的衣角绊了个趔趄。

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但是由于种种不可抗力始终没有人能问到真相。直到十几天之后,大家都已经渐渐习惯了那个孩子的存在。
“大家有没有发现我最近有一些不同于往常的地方?”
大家都在休息室的时候听到张新杰这样说,顿时精神一振。
那“不同于往常”的罪魁祸首正坐在张新杰身后不到半米远的地方摆弄自己的帽子。
见大家都把目光射向自己【误,他接着说下去,“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这两天……”
大家因兴奋而睁大的眼睛把张新杰吓了一跳,却不知道这些人现在想的是:“终于要来了!真相只有一个!揭秘张家不为人知的爱恨纠葛!四岁孤儿千里寻父为哪般!单身父亲的内心世界现在为您解密!”
“这两天我早上总是会晚到训练室一分钟,特别是今天,居然晚了两分钟!”
几双眼睛顿时暗淡下来,张新杰甚至听见了各种各样的音效。
“晚到一分钟没关系的。”宋奇英
“可是今天是两分钟。”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说来我们听听。”张佳乐
“我刚开始觉得是闹钟坏了,但是我仔细检查,反复试验没有任何问题。后来回忆起来发现最近我早上都没听到过闹钟的声音。我觉得,是有人帮我把闹钟关了。”
“谁早上六点多跑你房间关闹钟啊,就是老韩进你房间你也会发现的吧。”张佳乐
“队长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是我也没有梦游的毛病。”
“我们都是一个人住,副队何必这样吓我们!”秦牧云
“那就只能架一个摄像机看看了。”最后韩文清一锤定音。
白言飞冲进宣传部借了个摄像机回来,双手捧上。
“副队请务必把录下来的东西给大家欣赏!”
当天晚上,张新杰按照一贯的流程就寝,在上床之前,把摄像机调好时间架在桌子上对准闹钟。然后上床躺好没一会就沉沉睡去。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结果越写越多,明天接着来!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