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重生(chapter 3)

研究院的白袍包裹的是什么?层层金属白墙里面是什么?
关榕飞大学毕业后有幸到最高端最秘密的地下研究基地工作。
但已经过了三年,他却只能给人打打下手,做一些最基础的试验。对渴望接触高端科技领域深入钻研的他来说简直是侮辱。他大学拼命学习才能进入这里,他想进入实验基地的核心区域都要想疯了。
他无法知道每天拿来给他检验成分的试剂是做什么用的,也无法知道交给他配制好的药剂被送到哪去。他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庸庸碌碌。

试管,锥形瓶,酒精灯,移液枪——桌子上总是这些东西。
“关榕飞,你去A通道备品室把昨天放进去的瓶子拿来。”
连使唤他的人也是昨天的人。
今天也没什么不一样,但是他不知道,有一些事情要发生了。
关榕飞沿着往常的路线走去,脑子里依然充斥着公式配方盼望着有一天能亲自试验。
但是从未对他们开放过的通道,门开了。周围没有人控制,它自己开了。
关榕飞凝视着这条陌生的散发着寒气的路,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踏了进去。
门抖动了几下好像实在撑不住了似的,在他身后关上了。
“内有实验品”“请勿进入”“后果自负”
200多米的通道,中间150米是透明的。
透过玻璃看进去,不寒而栗。
如果真的有地狱存在,也不过如此。
被称为实验品的“人类”四肢以奇异的角度扭曲着,或站着,或趴着,移动着——向着同类的方向。
每一次的肢体接触便喷出血液,残缺的肢体在地上散落着,口中咀嚼着。
它们的目光木然,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关榕飞双腿似乎被钉在地上无法移动,双唇微微颤抖,无法遗忘目光所及的炼狱。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警报轰鸣。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通道门再次开启。
门外的人将他抓捕。
白色的墙,白色的灯光。
研究所内置的监牢里,关榕飞已经呆坐了14个小时,还有十个小时他就要被处决——以泄露机密的名义。
每一个单间都关押着一个大抵无辜的人,与他一墙之隔。
再隔几道墙,就关押着无数枉死的行尸走肉。
研究员白袍包裹的是黑色的心,白色金属墙后是无光的地狱。
在第十五个小时,单间的门开了,关榕飞怀着对科学的向往等待突如其来的提前处决。
但是没有,没有人进来。
门开着,吹来清凉的风,令人茫然。
“跑。”牢房通道的广播响了,伴随着电流呲喇声的电子音竟然透着急切。
关榕飞站起来,因长时间的坐姿而头晕腿麻。
“快跑。”那个声音依然在空旷的通道中回荡。
并没有指名道姓,但关榕飞的直觉告诉他,那是对他说话。
“回忆所有你记得的,跑。”
爆发出所有力量的奔跑,风在耳边呼啸。
必经之路上所有的门在他面前一道道打开。
“外区……”似是被阻碍,电子音断断续续。
一步回到地面上,最后的信息在耳边回响。
——“去找……叶修……”尾音扭曲在电流声中,消失。
穿过大街小巷,呼吸着外区浑浊的空气,因甜美而醉倒在地上。

等到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青年的脸。
“老大!他醒了!”

tbc
特别怕自己坑了,虽然更得慢,但一定会努力更的!
别急,下一章兴欣就出来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