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共情(忘羡)

开车啦!

    魏无羡蓝忘机两个人一人坐床的一头,对着床中间案几上的锁灵囊久久不发一语,房间里谜一般的沉默。

    倒是客栈楼下房间住房的小夫妻干那啥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啧,这破客栈隔音也忒不好,装个逼也不让。

    “蓝湛啊,这也是没办法,这是下下策,会有危险我也知道,但你在旁边守着不就有保障了嘛。”

    “风险太大,一旦恶灵不受控制会伤及共情者的魂魄,还是问灵比较稳妥。”

    “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之前不也共情过,我也还好好的呢。”

    “阿箐姑娘的魂魄温和友善,赤峰尊那次是强制共情,运气成分太大,无论哪次都不能作为参考。”

    “难道问灵就靠谱了吗?刚才试的那几次,它不是想跑就是不好好回答问题,这样也是不可能知道今天那个凶宅是怎么回事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怎么解决啊?含光君,这活儿咱们可是信誓旦旦地接了的,因为有点风险就卡进度,都对不起咱们的名号。”

    蓝忘机沉默不语,但看起来是有点松动了,眉头皱得更紧。半晌,眉头终于舒展,他闭眼长叹一口气,“只得如此。”

    魏无羡得了许可,伸手就去解开了锁灵囊的绳结,手臂带起的残影都透着喜悦。但真到那东西被放出来,阴风扑面,又有些忐忑了。

    “共情能让含光君护法,世上能有几个?就我一个!所以甭担心,一定顺利完成。”话说出来自己也没那么紧张了,蓝忘机明白他,担忧地望了他一眼,手指扣紧了琴弦,一旦有危险立刻唤醒他。

 

    魏无羡手上捏了个决,那不听话的灵魂就被扯了过去,猛地撞进他的体内。在入体的那一刻就已经进入了共情状态,但身体因为惯性还是向后仰去,蓝忘机一把扯住衣领把他拽了回去,摆好。

    意识只飘开了一瞬,再睁眼,已经是在一个宅子里。魏无羡扫了一眼格局,就是今天那个。

    视线有点低,身体动弹不得。想来应该是坐在地上,被绳子捆着。魏无羡感觉到这个身体的主人现在怕得要死。

    听声音应该是有人来了,脚步声渐近,走进三个人来。是两个壮汉拎着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年轻女子。

    “又送来一个?”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

    “对,又一个输得倾家荡产把自己女儿卖了的。”女子被丢在地上,男人俯下身伸手摸摸女子的脸蛋和胸脯,女子哭得更大声了。魏无羡胸中升起一阵恶心,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这个谁的。

    “摸什么摸!哭坏了用不了了你再去整一个?”

    男人停了手,“不过也是,这个月都第几个了?老爷好手段啊。”

    “可不是么,咱赌庄要是只靠胜率吸引人还怎么发家?隔三差五阴一笔大的多好,每月银子都涨了,还有意外之喜。”屁股被踢了一脚。

    “行了别唠了,上个月送来那个女的死了没有,还能用吗?不能用就拖出来,别死在里面脏了老爷的屋子。”

    一个伙计连声应着出去了。

接下来怕被和谐所以走微博

就为了一个梗,硬是想出前因后果,我也是受不了我自己了。

还有就是我半年以前写的东西虽然写的烂但画风是正常的,最近怎么越来越不对了呢?动作描写像小品,语言描写像相声,环境描写像评书。估计是拧不回来了。

 

 

评论(15)

热度(119)

  1. 末途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