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小的(上)

虽然是写的忘羡生孩子,然而这章WiFi并没有出现,莫着急,明天(或者是后天)就出来了。“理论依据”在我上一篇里,戳进我主页看便可。

本章短小,如果明天我还更,可能还是这么短小。

 

待风波过去后,世间又是一片太平。聂家宗主聂怀桑这几年也没什么正事儿可干,除了隔三差五凑凑热闹夜个猎就是研究衣裳配饰,衣裳布料,俨然成为了几大家族内的时尚风尚标。除此之外,最大的兴趣就是靠在榻上,嗑着瓜子吃着枣,听自己的心腹讲搜罗来的八卦。

“来来来,讲讲最近有什么八卦。”聂怀桑扒拉着袋子里的瓜子,靠在门生递来的软垫上,斜腰拉胯的,半身不遂的样子。

他面前的心腹手下先是把地上的瓜子皮捡起来,摸过来一张凳子,坐正。

“云梦江氏今日举办相亲大会,江宗主再次一无所获。”

“兰陵金氏金宗主离家出走,有目击者称在姑苏看见过他。”

“鬼将军温宁频繁现世,称与宋子琛宋道长进行了交流,并合作愉快。”

“姑苏蓝氏蓝宗主出关,称家里一派喜悦气息。”

“含光君和夷……”门生还没说完。

“打住打住打住!”一着急嘴里的瓜子皮喷了出来,“我不想听限制级内容!”

门生被吓一跳,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不不不,没有,只是他们很久没动静了,据说是计划要个孩子……”

“什么玩意儿?!”吓得聂怀桑都坐直了,旁边的瓜果皮核撒一身。

 

多少年没听过这么有意思的事儿了,聂怀桑蹦上刀,像一条疯狗一样射向了云深不知处。兴奋得到了山门都没刹住刀,刀当啷落地,人叽里咕噜滚下来。身子站稳了,刀捡回来,才想起根本没跟蓝家说一声。堂堂聂家宗主开始拍结界,拍门口刻着家规的石头。

穿着蓝家校服的门生看见他了,不知是习惯了聂宗主的一贯如此还是“雅正”的家规所致,反正是没有半点嫌弃他的意思。礼仪到位地询问他此番来意,然后就回去通报宗主了。

聂怀桑当然不能说:我是来看热闹的,想看看夷陵老祖生孩子。

他说的是:听闻蓝宗主出关,特前来拜访。——身上灰都没拍干净呢,一个跟着的都没有,一看就不像。

过了不一会儿,蓝曦臣飘出来了,一个人。他也知道聂怀桑不可能是专程来慰问他的,赤锋尊的这个弟弟他可了解得很。当然聂怀桑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今天来得如此焦急,蓝曦臣已经能猜出他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了。要知道他前几日刚出关的时候听说家里又多了一口人,还是自己亲侄子,对着蓝忘机那张脸都差点表情管理崩坏。他这两天家里积存下的事务繁多,也没来得及去探望,正好跟聂怀桑一起去看看。

两人并肩向云深不知处里面走,嘴上在寒暄,脑子里却出现了魏无羡挺着肚子说:“我要生了。”的画面,两人表情非常一言难尽。聂怀桑抓耳挠腮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又不知道怎么问出口,十分难受。

蓝曦臣没有让人跟随的意义也在此,蓝家家规里写:禁止背后议论。但看他们两个憋得难受的样子就太有的议论了。门生大多年纪轻,免不了议论一两句,被蓝曦臣发现了就得罚抄家规,蓝曦臣作为宗主总不能带头包庇。所以不能让别人跟着,这叫钓鱼执法。

不知不觉就溜达到了养着兔子的那片草地,远处看去就白花花一片,一团一团的,走近了才注意到里面还坐着一个同样一身白衣的蓝忘机。

蓝忘机看见他们,想站起来问好,被兔子扯得没站起来,又坐回去了。蓝曦臣摆摆手示意他不必麻烦,聂怀桑也根本就不介意,在他看来这堆毛绒绒比蓝忘机好玩多了。

蓝忘机手里的那只兔子见了聂怀桑,很兴奋似的,跳下蓝忘机的手掌,撒丫子向聂怀桑跑来。

兔子不大,可能是前不久刚生的一窝里面的。

兔子围着聂怀桑的脚绕圈,聂怀桑弯腰想逮它,没逮住。蓝忘机就看着,等那兔子绕够了,就出声叫它:“别闹,回来。”

那兔子在两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回到了蓝忘机手掌上,打了个滚,撒娇似的。

“魏公子在何处?”

蓝忘机温柔的目光这才从兔子身上移开,“在静室,直接进去便可。”

两人脚在往静室的方向走,眼睛却还黏在那只兔子,和蓝忘机抚摸它的手上。

 

Tbc

 

欢迎捉虫,有bug一定在评论告诉我。

 

 

评论(2)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