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小的(中)

我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完。今天讲的是学霸WiFi成为有志青年,改善婆媳关系,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到了静室门口,两人都抑制不住满脸的兴奋,抬手先敲门。

“魏公子?”

门里面有人应了一声,又过了几秒才说话,十分不像魏无羡的风格。

“进来吧。”

蓝聂二人还以为是怀孕了身体不舒服,轻手轻脚推门进去了。

进门了,视线先扫到榻上,没人,然后才看见盘腿坐在矮桌边的魏无羡。魏无羡想站起来打招呼,腿麻了,没站起来,就冲他们两个挥挥手,又继续看自己的书了。

肚子,平的。难道还没怀上?还是说还不显孕?

魏无羡半天也没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看他们两个,满脑袋问号,顺着他们的目光看看自己的肚子,怎么了?我胖了?

“你们看什么呢?随便坐啊。”魏无羡在满地布料中扒拉出来一块地方,示意他们坐下。

终于在一地狼藉中找到个能坐下的地方。蓝曦臣拈起地上的布片抻平看看,像是件衣服的轮廓,就是太小,待明白过来就更加确信自己已经有了侄子的事实。聂怀桑摸过来一本矮桌上的书,见魏无羡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就拿过来翻看,里面都是这理论那理论的,他看了就头大,又放回去。

“这个我可以看么?”聂怀桑指着桌上摊开的一封信问他。

“看吧看吧,都随便看。”魏无羡终于把书合上了,托着腮,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个不知道是来干嘛的两个人。

聂怀桑展开信读了起来。这封信落笔凌厉有气势,细看内容写的却是如何教育孩子,看到一半他就觉得不太对劲,这育儿方式不太对劲吧?一路读完,看到落款震惊了一下。落款是云梦江氏的宗主江澄。想想信里写的内容,再想想金小宗主,更加觉得信里的方式不可借鉴。

“所以二位宗主过来是干嘛的?”魏无羡看看抱着布片若有所思的蓝曦臣,又看看表情精彩的聂怀桑。

二人对视一眼,咬了咬牙,还是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孩子呢?”

魏无羡愣了一下,然后就笑得满地打滚。待喘匀了气,坐回来,告诉他们:“孩子蓝湛带出去玩了。”

孩子这么快都能满地跑了?太迅速了吧?又一回想,含光君旁边哪有孩童的影子?莫不是看丢了?

魏无羡看他们急切,就存心想逗逗他们。整整衣襟,清清嗓子,“那得从几年前说起……”

刚搬过来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他和蓝忘机生活甚是堕落,到了就寝时间就不可描述,甚至有时白日里就不可描述。蓝忘机还好,有正事要处理,有门生要带,有琴要练。魏无羡就不一样了,天天摊在屋里睡觉,难得醒了就上林子里捉兔子打鸟,偶尔逮两个小朋友来逗逗。蓝老先生白眼翻得只剩眼白了。突然有一天,魏无羡觉醒了,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婆媳关系(×)搞成这样,他还怎么在蓝家立足,还怎么创造美好未来?他开始找点有意义的事情来做,他要成为有志青年。第一票就要搞个大的,他要继续改良未改良完的风邪盘,为人民做贡献。埋头苦干两个月,风邪盘2.0完成,新版不仅更加精确,还会根据目标的大小产生不同强度的灵力波动。先是在蓝家内部发放试用,打算等宗主出关再推广,结果宗主总不出关,就把推广给忘了。之后又是改良招阴旗,又是设计研究能压制阴虎符这类物品的法器,中间魏无羡又结了回丹,蓝老先生终于有眼黑了。魏无羡认识到了学习是无止境的,婆媳关系是需要持续改善的,又开始研究医典,只可惜温情当初那些文章没能留下。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吓一跳——我说不定能搞个孩子出来!

然后魏无羡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讲了半天理论依据和实践论证,聂扶桑已经晕了,连蓝曦臣都听得云里雾里。

“总之简单来说就是我和蓝湛两个人的金丹减数分裂,结合出一个受精卵,然后移植给一只刚出生的兔子了。”

蓝曦臣表示即使你这样说我也没能太明白,而聂扶桑已经躺下了。

等等!兔子?!

“难道……就是刚才那只?”聂扶桑猛地坐了起来,头发甩了蓝曦臣一脸。

正巧蓝忘机进来了,手里还捧着那只兔子。

魏无羡眼角一弯,“孩子他爸把孩子带回来喽。”

 

Tbc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