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小的(下)

时隔这么久终于搞完了,接下来那个坑我都把它铺好了然而在开头纠结好久,等哪天不纠结了就发。本章追凌注意。

 

“孩子他爸”在屋子里站定,淡淡地扫视三个人的脸,微微颔首。兔子被放进魏无羡怀里,这是难得的一只见了魏无羡没跑的兔子,毕竟是亲爹。

魏无羡腾出一只手指指蓝曦臣和聂怀桑,“来看咱儿子的。”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觉得蓝忘机周身已经飘起了粉红的小花。就见蓝忘机指着兔子,直视着自己的兄长,说:“你侄子。”

魏无羡又开始笑了。

蓝曦臣胸口一闷,半天挤出一句:“公的?”

魏无羡拎起兔子,把兔子的腹部露出来,“对啊,公的,男孩子。”又把兔子转过来冲着自己,“对吧?好儿子。”

看着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脸慈爱地看着手里的毛团子,蓝聂二人急切地想唠点别的缓解一下这诡异的气氛。

“那个,这个兔子……人……怎么变?”聂怀桑好容易插句话,转头正撞上蓝曦臣赞许的肉麻目光,不禁一个哆嗦。

“你是说化人形啊?好办!”魏无羡又举起兔子,“来儿子,给大伯变一个!”

对面两人还没回过味儿来,只见魏无羡手里一阵灵力波动白光一闪,兔子不见了,多了个白净净的娃娃,一两岁的样子。人不大,头发倒不短,可能是原来全身的毛都跑头上去了,这大概也是发色偏浅的原因。而且估计化人形不太熟练,两只长耳朵还立在脑袋上,一晃一晃。孩子眼睛眨巴眨巴的,蓝曦臣看来十分像蓝忘机小时候,眨着眨着眼小娃娃就咧嘴乐了,又有魏无羡的既视感。

蓝曦臣第一时间被自己的侄子圈粉了,把孩子接过去逗他,聂怀桑也凑过去看。

“他也就最近这半年才能化成人形的,本质上兔子的特征占比比较大,时不时就现原形挤回兔子堆里去。”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把桌上的书、纸、笔码放好。

“思追呢?说什么了没有?”蓝曦臣说。

他已经知道他们几年前就把蓝思追的身世告诉他了。当时蓝思追虽然震惊但还是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消化完了反应过来,魏无羡在他两岁之前当他爹,含光君在他五岁之后当他爹,那他就又多了一个爹,比当初入本家的时候告诉他他父母都没了好了点,毕竟现在两个爹都生龙活虎的,夫夫关系也很好。

“思追啊,好像刚开始有点不开心,连兔子都懒得喂了。后来金凌开导开导他也就好了。”

“金宗主?”金凌离家出走这么多回了,不会每回都是偷偷来姑苏这边吧,聂怀桑心里默默掰手指算这几年金凌离家出走的次数。

“对啊,金宗主。他现在应该就在镇上住着呢,上午思追还去找他了,晚上不一定回不回来呢。”魏无羡一副自家白菜终于会拱猪了的欣慰表情。

“诶?你刚才不是说移入金丹之后要抚育几年才能化人形吗?这是怎么回事?”按照魏无羡刚才说的来算这兔子顶多才一年吧?蓝曦臣怀里抱着自己侄子,好不容易才能分心想点别的。

魏无羡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又充满得意的表情,“那是‘通常’情况下,我和含光君是普通人吗?”边说着边敲敲蓝忘机胸膛,抛了个媚眼儿,“再说云深不知处的药草是普通药草吗?”

蓝曦臣扶额,怪不得昨天路过药园子总觉得稀疏了点。怀里的娃娃一激灵,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似的抖抖头上的长耳朵,灵光一闪又变回了兔子,蹿回榻上去了。

又是几年过去了。大好青年蓝思追缩在榻上嘤嘤嘤:“我两个爹不要他们大儿子我了,他们带着那小兔崽子,不,我弟弟去夜猎了,他们都没带我去过。”

“你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这么大人了还在乎这个!再说咱们夜猎他们不是跟着过吗?蓝思追!你把我放开!你上金麟台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金凌在蓝思追怀里挣扎。

“那不一样!我想体验一下一家人开开心心去夜猎的感觉!”

“你跟我说这个合适吗?我爹娘早没了!而且你和他们俩一起出去,不怕害眼疾吗?”

“我亲爹亲娘也早没了呀。但你还有一个爱你的舅舅!”

“他根本就不爱我!他天天想着怎么打断我的腿!”

“要不是你隔三差五离家出走,他也不必这么生气。”

“你以为我离家出走是为了谁?!”

“为了谁呀?”蓝思追脸上哭唧唧的表情一扫而空,微笑看着金凌。金凌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才觉得自己中套了。一甩袖子,终于挣了出来。

“不为了谁。”加一个白眼,坐回了案前。

蓝思追跟着他飘过来,再次逼近,“而且我今天是来求安慰的,安慰呢?”

金凌受不了他,叹了口气,:“为了你!还有我陪着你!行了吧!”

“乖弟弟。”伸手要去摸金凌的头,金凌一把拍开他的手,“谁是你弟弟!”

远离城镇的野外小路上,三人一驴。

“蓝湛。”蓝忘机看过去,就见魏无羡指指自己,拍拍驴背,意思再明白不过。

蓝忘机无奈地摇摇头,双手托起魏无羡放在驴背上。这时候旁边迈着小短腿的小孩拍拍蓝忘机大腿,“爹爹,爹爹,抱。”蓝忘机又单手拎起儿子,放在肩头。

魏无羡歪过头看着他们,发觉正在被看着的父子俩也看向他,看着两张一个模子出来的脸,魏无羡没来由地笑开了花。

大的,小的,我,驴,齐了。

真好。

 

Fin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