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二)

我屯了一点文,所以这两天都会发。大家不要担心辣,我是有好好准备高考哒!高考之后会停更两三天,因为我要睡觉。

不如说:太太们,高考考生都坚持日更,你们可要记得填坑啊!【误,just kidding!

 

又过了几天,魏远道那个号终于被放出来了,魏婴登上去,开始例行开车。五楼刚讲完黄段子,不知是谁在楼中楼提了句高中的什么什么玩意儿,大家唠起嗑来。

这群人平常在这个吧里看起来都是一副性冷淡的样子,大概也是严肃太久,憋坏了,一唠唠个没完,魏婴上个厕所的功夫,两页翻过去了。什么家长里短人生百态,魏婴一看有意思,也跟着唠。

“楼主高中在哪里上的?”

“我啊,高中被爹娘拽去美帝了,大学才回来,不过初中是在你们姑苏上的。”

蓝湛严格监控魏远道这个号发帖,一有动静他就追过去,他发什么蓝湛看什么,看到这句话蓝湛愣了一大下,这经历过于耳熟啊,本人?

突然魏婴那边QQ“叮叮叮”,同学让他去帮忙顶个贴。魏婴切了大号就去了,再切回来,这边又增加了好几楼,他抬手就回复过去。点了发送才发现忘切号了,秒删回复,切回去。

全被蓝湛看在眼里。

哦,就是本人。

私信戳过去。

“魏婴?”

“诶呀,掉马了。”对面秒回。

“不要在吧里开车。”

“噫~你这人真没意思!”开玩笑!蓝湛最有意思了。

蓝湛那边半天没回话,魏婴也不指望他回什么。蓝湛这人初中就这样,被撩激了也不回击,转头就走,剩下魏婴自己乐呵。

当时就说:“哦我的天啊,这个人画风如此清新,和我以往交往的那些小贱货完全不一样!”

江·小贱货·澄:“卧槽你说谁小贱货,放狗咬你啊!”

聂·小贱货·怀桑:“再这么讲我就不帮你写作业了。”

魏婴刚准备关消息页面,对面居然又跳出来一句:“下个月有交流活动。”

“对对对,我去。”

蓝湛叹了口气,不知是福是祸,反正躲不过。

“老师安排我负责接待。”

“那可要好、好、招、待、我啊。”魏婴乐开了,没来由地激动,怎么就这么天时地利人和呢?

这次是真的没回音了。

蓝湛坐在椅子上,盯着那最后一句回复,肚子里好几种心情搅成一锅,翻腾得太厉害,以至于有点恶心。

就在他恶心的时候,自家兄长一通电话打过来,说要跟他吃饭,大概又是出差刚回来。

等蓝湛关电脑,穿戴整齐,再走到校门口的饭馆,蓝曦臣已经点了菜等着他了。

蓝湛拉开椅子坐下,蓝曦臣说:“你们下个月有活动?”

“嗯。”蓝湛拿起筷子来,夹菜。

蓝曦臣看了看这个面无表情的青年,“魏婴要来,高兴吧?”

蓝湛被刚进口的茶水呛住了,胡乱摸了纸来擦嘴。蓝曦臣把纸递过去,等他咳完了,接着说:“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又看看他的表情,“我怎么知道的?金光瑶告诉我的。是金子轩告诉他的,金子轩是听他媳妇江厌离说的,江厌离是听江澄说的,江澄自然是魏婴告诉他的,怎么?嫉妒江澄?”

不,我也是听魏婴自己说的,你猜错了。

蓝曦臣居然在自家弟弟脸上看出了得意,十分惊讶。

“但是当初他回国的事可不是谁告诉我的,是我到夷陵出差的时候看见他的,那时候他都回来两年多了吧?但我那时候告诉你,你还一脸未曾听说的样子,你不是喜欢他吗?”

“并没有。”蓝湛专心吃饭。

“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联系他呢?”蓝曦臣突然理解了魏婴初中撩蓝湛的心理。

蓝湛看了他一眼,又接着吃饭。

“你看你这么想他,那就去追嘛。”

“没有想他。”

“你头发进碗里了。”

蓝湛把那一缕头发拎出来,擦擦干净,别到耳朵后面去,露出通红的耳朵尖。

“听叔父说你负责接待?”

“嗯。”

“好好把握机会。”

蓝湛把碗一放,“你吃完了么?”

“没呢,等等我!”

tbc

评论(2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