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三)

困了,今天早点更,就可以看看实况睡觉去了。

之前一百粉的时候亲友说要点一篇冰秋,我一直没想到写什么梗,今天唠嗑灵机一动:明天高考语文作文出什么题就写什么吧!   希望我没有把自己坑得太狠。

 

又重复了几次违规违规删帖删帖小黑屋,下个月就来了。

蓝湛刚从蓝启仁那里领了活动资料,正要拿到会议室去,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号码不认得。

“蓝湛!你到校门口来接我呀!”

哦,魏婴。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电话号,不会又是亲戚一条龙问过来的吧?

等走到校门口,根本不用发愁找不到人,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横在门口,车门上靠着个骚包。黑衬衫,黑裤子,黑墨镜,手里掂着手机,和蓝湛形成鲜明对比,门口经过的人就没有不回头看他一眼的。蓝湛抬头看看太阳,心说他也不嫌热。

魏婴看见他了,摘下墨镜朝他挥舞,“蓝湛!你来接我呀!”

蓝湛皱眉,走过去,距他两步远的时候站定,“挪车,别挡门口。”

魏婴“切”了一声,坐回车里,“大老远的过来,蓝二哥哥一点也不热情!”车开走了。蓝湛在原地等他。

就在蓝湛靠在阴影里闭目养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呼唤。

“蓝二哥哥!”

然后一坨火炉糊了上来。魏婴整个人挂在蓝湛身上,蓝湛竟然也不把他甩下来,就带着他往学校里蹭。

“蓝湛。”魏婴贴着耳朵边叫他。

“嗯。”

“二哥哥~”

蓝湛不回话了,魏婴嘴一咧,有意思。

“湛湛!忘机,机机,小机机~”

蓝湛抬手朝肩上那颗脑袋过去,魏婴以为终于要挨打了,谁知那只手只是覆在了他嘴上。

“注意言辞。”

魏婴又乐了,一抖一抖。蓝湛掌心被他的脸蹭得痒了,才把手放下。

“诶诶,你猜你们高中都睡觉的时候,我在美帝干什么呀?”

蓝湛脑子里浮现出魏婴平日里在贴吧开的车,责他:“无聊。”

“你想什么呢?嗯?你们睡觉的时候,我当然是醒着嘛!时差啊,时差!”

蓝湛自知被摆了一道,想着魏婴这人初中的时候天天撩妹儿看起来so直,现在怎么……咳……

魏婴嘴一路没停,像是要把在贴吧开车的内容跟他绘声绘色地来一遍。

正讲到兴头上,蓝湛的手又伸过来了,魏婴以为他又要捂嘴,自己先闭上了,结果那手捏住了他的脸,手劲极大,把他从身后拽到身前来。完全无视周围同学的目光,蓝湛直直地对上魏婴的视线,看进他的眸子里,要往他的心尖上看去。周围已经有人拿手机出来拍照了。直到蓝湛的呼吸喷到脸上,魏婴才想起来挣扎一下,待蓝湛松开手,他后退一步,捂着跳得欢脱的心脏,一想起那深情的眼神,就一身鸡皮疙瘩。

诶呀呀,这目光如此深情,难道蓝湛他平时就是这么撩妹儿的吗?我都差点沦陷了,小姑娘看了更把持不住吧!

蓝湛好容易把人弄到了会议室,身心俱疲,已经不敢再与魏婴待在同一空间内了。放下资料蓝湛就找了个由头离开了。

魏婴四周看看,已经有几个学校的带队老师和学生到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抬头看见对面坐着聂明玦,大概就是这次清河大学的带队老师。聂明玦也看见了魏婴,朝他点点头。

魏婴余光看见有人在向他招手,是聂怀桑。聂怀桑今天不知道又穿的是哪家名牌的新款,跟他一比魏婴都不算骚包。但聂怀桑那成绩水平不可能是被选来参加交流会的,他只是被自家兄长带来美名其曰参观学习,实则是找发小们玩来了。。聂怀桑见聂明玦的眼神瞟过来,慌忙收回手假装坐姿端正。

魏婴窝在椅子里玩手机,心里盼着蓝湛赶紧回来供他撩。

又过了将近四十分钟,蓝湛从门口进来,身后跟着江澄。

这时候人差不多都到了位,蓝湛寻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下,魏婴非要蹭过去坐他旁边,江澄只得坐在魏婴另一边。

“你跟他坐那么近干什么?”江澄压低声音戳魏婴。

“好久不见嘛,甚是想念。”

江澄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根本没当真,只翻了个白眼当他是又发神经。

“我火车晚点了,要不然能比你先到。”

蓝湛听见这话,才注意到:魏婴自己开车从夷陵到姑苏?真是狂放不羁。

“你自己过来的?金凌呢?”

“他?一个初三生不好好上课,非要跟着我过来。我到的时候正好碰见蓝曦臣,寄送到他们家去了。”金凌是江澄他侄子,父母在兰陵工作太忙,只得寄送到江澄这里,在云梦借读。

“不必担心,蓝思追在家。”蓝湛突然插了一嘴,两个人吓一跳。

蓝思追?大概是蓝湛那个表弟,按年龄来算,现在应该已经上高二了。

才没说几句话会议就开始了,江澄到得真够晚的。

蓝湛还担心魏婴又要搞些有的没的,之后发现完全是多虑,开始没十分钟,魏婴已经睡得不省人事,还得江澄看着防止他打呼噜出声。

会开了将近两个小时,大家开始离场的时候江澄才把魏婴晃醒。魏婴睁了眼就抱着旁边还没来得及走的蓝湛不撒手,哼哼唧唧半天,大意是:“人家家不走,人家要和蓝二哥哥回家家。”恶心死了。

“回什么家家,回酒店!走!”江澄扯他。

“江澄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你居然要和我开房!”还没出门的和已经出门的都探头往这边看,好不丢人。

“谁跟你开房!别扯淡!走!”江澄扯住魏婴的后衣领使劲拽。

“别别别!我要勒死了!我走!我走!”

魏婴临被拖出门还冲着蓝湛抛媚眼儿挥手:“××酒店302,约哦!”

蓝湛面无表情地目送他出门,抬手摸摸刚被魏婴抱紧过的腰,还残留着触感。他叹了口气,也回宿舍了。

tbc

 

 

评论(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