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五)

存稿用完了!怎么办!得写了!果然还是在学校效率高啊,在家完全懒得搞。。本章有追凌,之后不一定还有,所以就不打tag了。

 

前一天晚上江澄看金凌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从蓝家回来,就问金凌是不是和那个蓝思追玩得挺好的,得到回答:

“啧,也就那么地吧。”

第二天各学校同系的学生就要开始交流活动,早上江澄想了想,还是把金凌送去了蓝家,一敲门正碰上蓝曦臣要出门上班,打了个照面就把金凌托付出去了。

蓝曦臣朝着屋里嘱咐:“思追,好好照顾金凌。”

“好的。”

江澄拍拍金凌,金凌其实特别愿意,又不想表现出来,一摇一摆走进去。

“他今天不上学吗?”江澄转头问蓝曦臣。

“忘了他们为什么放假,我送你去学校那边吧,顺路。”

“不用了,魏婴在楼下等我。”虽然江澄特别不愿意坐魏婴那骚包的车,但总比麻烦别人好。

 

到了学校,魏婴从见到蓝湛开始就思考着怎么过去撩一撩他,然而并不敢施行,因为蓝启仁一直以赞赏的眼神看着他的得意门生。没办法,这个老古板从魏婴的初中时期就给他留下了极强烈的心理阴影,现在魏婴躲在别人后面期盼着那老古板不要看见他还来不及,哪还敢在他的目光之下去和蓝湛说上两句话。

但即使是蓝启仁去上厕所了,魏婴也没有上前——十几双眼睛也都注视着这位姑苏大学的优秀学生,魏婴还是要点脸的,但这一切却不妨碍魏婴憋得难受伐开心。

午饭的时候一群人也围着蓝湛问这问那的。江澄跟魏婴找了个没人的桌子,打了饭坐下。终于有人能让魏婴感到浑身难受了,江澄特别开心。

看着魏婴把一碟子川菜往嘴里硬塞,江澄问他:“怎么样?撩不着的滋味不错吧?”

“唔唔!唔唔!唔唔唔!”

江澄听不懂,但能想象那种心情,大概是被翻了牌子的嫔妃把自己洗干净了等着皇上来临幸,却得知皇上日理万机并不想离开自己的办公桌的心情。虽然有哪里不妥,但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你也是,好好一个直男,撩他做什么。”

这回魏婴不出声了,等艰难地把嘴里的才都咽下去了,才挤出来三个字:“我愿意。”

江澄翻了个白眼,不再理这个撩人撩得走火入魔的人了。

 

魏婴又憋了一下午,到了散场的时候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叫上扶桑,咱们仨去唱歌吧,我想要释放!”

“撩不成蓝湛就这么欲求不满?你等下,送我去看一眼金凌再说,还有,把车篷关上。”

魏婴哀嚎一声去提车了。

等开车到楼下,又碰上蓝曦臣下班回家,就带着他们两个上去。一开门就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觉得辣眼睛。本以为两个人会并排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结果现在两个人是在打游戏没错,却是金凌坐在蓝思追怀里,被蓝思追从身后搂着。金凌却浑然不知似的,捧着游戏手柄盯着电视屏幕玩得正高兴。

听见有人进来了,两个孩子一齐回头。金凌像是才发觉自己坐在蓝思追怀里似的,想站起来,没站稳又坐回去了,一脸惊惶。

“舅舅!”

蓝思追双手托着金凌腋下站起来,把金凌放在地上。两个人个头差不多,蓝思追力气却大得很。

蓝思追很有礼貌地跟刚进门的三个成年人问好,魏婴还有空想些有的没的:蓝思追管我俩叫叔叔,管蓝曦臣叫大哥是不是差了辈儿了?

而其他两个人深深地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太多余。江澄只丢了句“我晚些再来接你。”就拽着魏婴跑了。

上了车江澄才发觉:“不对啊,我是他舅舅,我跑什么!应该是我去教训蓝思追那小子一顿才对。”

 

评论(15)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