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六)

有点事情,晚更了会儿。

今天正式开撩。

明天不一定更不更,一高考完反而特别忙。

 

然而魏婴直接把车开走了,完全无视江澄的纠结,拿出手机联系聂怀桑。

到了地方就看见聂怀桑拎着两份外卖等着他们。聂怀桑今天又换了一身名牌新品,比上次那身还骚包。

靠近大学,年轻人就多,一到晚上周围的酒吧KTV都生意火爆,三人吵吵闹闹地上楼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空房间了,就随便要了一个小包间。魏婴江澄在一边吃外卖,聂怀桑给他们点啤酒放音乐。

“怀桑,你哥呢?怎么放你出来了?”

“他忙着呢没空管我,我是偷溜出来的。”

“那你一会儿回去要是碰见他呢?怎么说?”魏婴吃完了,把外卖盒子卷巴卷吧放脚边。

“就说我出来吃夜宵。一会儿咱们结束了买点吃的,我带回去要是碰见我哥就说是给他剩的,没碰见就我自己吃。”

“聪明啊!有长进,深得我的真传。”

魏婴同时收获了两个人的白眼。。魏婴打刚吃完就盯着江澄吃,江澄被他盯得发毛,筷子一顿,也不吃了。把剩下的外卖丢魏婴怀里,要去抢桌子上的麦。魏婴把外卖盒一撇,先一步把麦抓在手里。

聂怀桑随便切了一首,魏婴打了个嗝开始嚎。

魏婴这个人,其实是会唱歌的。初中的时候为了撩妹还学着扒拉两下吉他。有一回抱着吉他站在校花家楼下唱歌,那叫一个深情款款,等到校花是在好奇探头出来看了,他又画风突变唱起了《爱情买卖》。校花生气了,吼他:“你谁啊!神经病!”随手摸了个东西丢他。魏婴抡着吉他跑了,回头喊:“在下魏远道!”蓝湛当时正好路过,看得呆了,先是觉得他骨骼清奇,继而觉得他这样戏弄女生太不要脸,撒丫子追了魏婴两条街。

但魏婴他很少好好唱歌,比如现在。该低音他黑嗓,该高音他破音,该转音他干嚎,该抒情他七拐八拐,该气音他一通乱喘,江澄聂怀桑不是第一次听了,但每次都能听得看破红尘。就在他们眼神死亡之前,魏婴终于唱完了。

聂怀桑在前面唱歌,魏婴在软座上打滚,边滚边哼哼:“蓝湛,蓝湛,I wanna 撩蓝湛!Oh my dear蓝湛!撩不着!撩不着!”

“你丫发春吧!消停点!”江澄拼命阻止他往自己身上蹭,一脸嫌弃。聂怀桑下来把麦递给江澄,江澄赶紧逃离魏婴旁边。魏婴滚够了,蹭到点歌机旁边鼓捣。

江澄唱完放下话筒问他:“你点的什么?”

魏婴摩擦着手里的麦说:“等唱完下一首我要solo《夜蝶》。”

哦,撩不成别人改撩自己了,有病。

又好不容易熬到魏婴唱完一首歌,两人掏出手机准备录魏婴自撩。

这时候门被人推开了,魏婴看向来人,脸上的表情经历了惊讶,欣喜,最后留下三俗。

“蓝湛?!”

江澄捂住了脸,聂怀桑举起了手机。

魏婴甩着话筒掠过去挤到蓝湛怀里。

“蓝湛,你来找我玩呀?”

蓝湛没有动作,脸上也没有表情,只说到:“走错。”

开玩笑!什么走错!他都在门口站着听了两分钟了!他们姑苏一群人联谊就联谊,非要把与世无争的蓝湛拽来,蓝湛好不容易借口出来上厕所,路过就听见魏婴在嚎。

魏婴掌心贴着蓝湛胸口慢慢滑动,把麦举到两人嘴之间,“陪我唱歌呀?”

前奏都播完了,魏婴开始唱:“悄悄地,今晚相遇这里,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要保密。”轻吻手里的话筒一下。魏婴挑起嘴角,眯着眼睛看蓝湛,把话筒递到蓝湛嘴边。

“悄悄地,来到隐秘之地,接下来做什么事情。”

魏婴被蓝湛的低音炮震愣了。他居然会唱?!又试探着往下唱一句,蓝湛竟然还能接上!

噫!有意思!

魏婴往蓝湛身上蹭得变本加厉,边蹭边扭,蓝湛抬手搭在魏婴腰上,五指攥紧成拳。

魏婴唱着姐姐位的词,扭着妹妹位的腰,蓝湛唱着妹妹位的词,却只是魏婴面前的蓝湛而已。

蓝湛耐着性子陪他唱了大半首歌,魏婴越来越起劲,嘴都快贴一起了。到了中间念白部分魏婴边摸蓝湛的脸边念:“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呀?”声音十分三俗。蓝湛实在受不了了,魏婴嘴离得那么近,一吐气蓝湛总以为他已经亲上来了,心里七上八下的。

“别闹了,我该回去了。”说着蓝湛就要把几乎已经跟他粘成一个人的魏婴推开。

“留下来嘛,陪我嘛。”

蓝湛咬牙挣开他,转身逃离。

包间里打得灯光是紫色的,看不清蓝湛的脸色,魏婴刚才离近了看觉得蓝湛的面色绝对深了一号,蓝湛一走魏婴就要追出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脸红了。蓝湛脸红了?我撩的?魏婴特别有成就感。脚还没踏出门,衣服就被狠命拽住了。

“回来回来回来!要点脸行不行!人家都气跑了!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江澄把魏婴甩回包间里。

魏婴撇撇嘴瞄了江澄一眼,转头看见聂怀桑在摆弄手机。

“干嘛呢?”魏婴凑过去看。

聂怀桑徒劳地挡了一下,魏婴拽开他的手,看见他手机停在贴吧界面,正在上传视频。

“我把视频同时传到姑苏和夷陵的贴吧了,别打我!”

魏婴摸摸下巴,想了想,“传吧传吧,多有意思。”

tbc

评论(2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