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七)

居然还是更了!佩服我自己!今天和朋友去KTV又点了《夜蝶》来唱,没听过的旁友们可以去搜来听听,起码在我心里是百合歌曲NO.1

 

魏婴晚上回到酒店捧着手机,果然两个贴吧已经炸了。聂怀桑发帖是现申请的小号,帖子里什么多余的都没有,两个贴吧发的贴都是一样的,标题是《不知名人士爆料》一楼直接就放视频,二楼就配了一句话:两位男主是姑苏大学生物系研一蓝湛和夷陵大学生物系研一魏婴。并且艾特了两位当事人。

姑苏的贴吧里全都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湛!那个蓝湛不是性冷淡吗?我仰慕的学长居然是被男的撩走的!就我觉得两个人配一脸吗?请告诉我是不是只有我好奇为什么视频在念白部分戛然而止,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楼主什么手机,录这个居然还高清?还有人在loop好多遍以后有了新发现:发现了吗?蓝湛的手是攥紧的!是不是说明蓝湛不愿意啊?那个叫魏婴的到底是谁啊,他们两个什么关系?

魏婴看蓝湛的形象就这么崩坏了,特别开心。转头又点开了夷陵的贴吧,那边到炸得没那么厉害,主要是:辣个魏婴又撩良家男人了。被撩这个颜值好高啊,我要加推这个蓝湛!推什么蓝湛,推cp吧!你看那个蓝湛都不愿意碰他,后面视频没了也是因为人家跑了吧,魏婴越来越不要脸了。魏婴又浪出了新高度,不撩女的了?

魏婴咂咂嘴,他这都什么形象啊?再说他也就隔三差五撩撩妹,何时撩过男人?是谁看了学妹写的同人文跟现实混淆了吧?魏婴是看自己的同人文的,觉得从字里行间能感受到学妹对他的爱,江澄骂他缺爱。

蓝湛一上线就收到好多艾特,平常没什么人找他,一般找他都是吧里的举报,找他来删帖。难道魏婴又看车了内容太无法忍受以至于吧里的人已经不想静静分享所以找他来删帖了?

等他点开第一个艾特看到那个视频就都明白了。蓝湛平常根本不关注什么八卦,即使跟自己沾边也不会停留一眼。但他这次就是点进去看了,不仅看了两遍视频,还把相关的讨论帖都认真看了一遍,一旦有人提到魏婴,蓝湛的鼠标就在那一层上多停留一秒。大部分的艾特都是来自姑苏的贴吧,一两个是来自夷陵的。蓝湛看着夷陵那边的帖子,嘴唇渐渐抿紧,眉眼间也不再淡然了。

“又”撩男人?天天撩妹?浪?

蓝湛本来是知道魏婴这个人是怎样的,那些事情蓝湛知道魏婴或许做得出来,毕竟他初中就是那个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魏婴居然在这方面也有长进。

撩男人?那我在他眼里和别人有什么区别?

蓝湛把手收回来,交握在一起,不愿再去触碰鼠标。双眼闭紧,睫毛在颤抖。不禁觉得那个在魏婴的面前手足无措的自己十分可笑。心口好像有刀在搅,蓝湛试图张嘴深呼吸,结果连肺都是在抖的。

但学校的活动还是要继续的。

第二天蓝湛到了会场就看见魏婴和江澄在一边有说有笑,心里不痛快。魏婴一边聊天眼神一边不停地往门口飘,见蓝湛一脚踏进门来,眼神一亮,正要打招呼,却看见蓝湛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抬脚往会场另一角走去了,离他们最远的距离。

魏婴心里奇怪,心念电转:是不是我昨天撩过头惹蓝湛生气了?又想起贴吧里和江澄昨晚上骂他的话,觉得的确十分抱歉。顶着会议就要开始,换座位要被蓝启仁瞪的风险,努力扒开人群,好言相劝,赔笑连连,把位子换到了蓝湛身边。

“蓝湛,我……”蓝湛并没有转过头来看他,魏婴心中更加忐忑,是不是真的玩大了,蓝湛都不理我了。

“安静!”会场前方传来蓝启仁的声音,魏婴只得闭上嘴目视前方坐好,免得蓝湛更加嫌弃他。前面有人开始讲话,但魏婴一点也听不进去,一直偷眼观察蓝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蓝湛脸上有半分愠色。他到底是真的没有生气还是永远这个表情?

魏婴手往旁边摸,拽住了蓝湛的衬衫袖子,一咬牙,“对不起。”停了一秒,像是在酝酿。“是我不对,但视频不是我让他录的,也……”说到这里魏婴突然想起昨天他自己说的传吧传吧,强行甩锅,“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传完了。”

蓝湛终于有了动作,他抬起手不动声色地把自己已经皱皱巴巴的袖口从魏婴手里拽出来,道:“不用。”

魏婴难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虽然蓝湛说了没事儿,但怎么看都像是有事儿。但道歉的话也说了,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今天蓝湛好像也不在状态,有走神的嫌疑,这几乎不可能在蓝湛身上发生。魏婴亲眼看着蓝湛在蓝启仁叫了他的名字还一动不动,又喊了一声“蓝湛”,旁边的人才站起身到前面去发言。魏婴心里觉得奇怪,好了伤疤忘了疼地又去逗他。蓝湛发言回来坐下了,魏婴晃了一会儿凑过去说:“我会吹箫,你信么?”

蓝湛终于转过脸去看了魏婴一眼,心里想着:家里好像有一管萧,是兄长闲来无事把玩的,要说魏婴会吹奏,他是不信。

魏婴觉得蓝湛现在一定在想一些正直的东西,反正肯定跟自己想的不是一回事儿。魏婴扯起一边嘴角,压低声音说:“真的会,演示给你看要不要啊?”说着手向蓝湛的裤子拉链探去。

蓝湛突然明白过来了,抓紧魏婴的手腕阻止他的动作。

魏婴手腕被捏紧,疼得难受,头顶上就传来一句:“你够了。”魏婴心道不好,还没消气就又让人家生气了,想在心里抽自己一巴掌,结果真的抬起手来扇在脸上,“啪”的一声,在安静的会场里好似一声惊雷。

蓝启仁像一只受惊的鸡,抬头四望,“谁在扰乱纪律?”

魏婴吓得哧溜一下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还转头示意蓝湛噤声,虽然蓝湛根本不会出声。魏婴蹲在地上,企图讨好蓝湛,头靠在他膝盖上,双臂挽着蓝湛的一条小腿,以自认为很狗腿的眼神看着腿的主人。然而在蓝湛的角度,这个人抱着自己的腿,靠着自己的膝盖,刘海鬓发都搭在这条腿上,双目含情地看过来,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十分的,糟糕。

tbc

 

评论(3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