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八)

今天跟人出去唱歌,有点喝多了,现在好困。

写完没时间修一遍了,多多包涵。

 

蓝湛使劲眨下眼睛,强行把视线移开。魏婴见他不愿看着自己,以为他是嫌弃,但也不敢贸贸然回去坐好,只得无聊地把脸放在蓝湛腿上,脸颊都压变形了。

好在没有几分钟前面的总结讲话就结束了,大家开始离场,分组去实验室继续活动。蓝湛站起来把腿从魏婴怀里抽走,魏婴跟着从桌子下面钻出来站起身。蹲太久脚都麻了,魏婴就势往蓝湛身上扑,想造成一种“诶呀你看都是你让人家脚麻了伐开心要抱抱”的假象,蓝湛现在生气也不搭理他,魏婴觉得他这么一倒没准会缓和一点气氛,而且蓝湛嫌弃他,一定会把自己推开,魏婴借着这个反作用力正好站稳。

计划得挺好,结果实践出了问题。蓝湛伸胳膊把他搂住了!魏婴这下更站不住了,手也不知道在哪里着力比较好,愣是半天没从蓝湛怀里出来,好不容易调整好重心把自己从蓝湛身上撕开,抬头就对上蓝湛的眼睛,又是那个眼神,魏婴顿时觉得尴尬极了。魏婴想随口开个玩笑把事情揭过去,还没开口就又感觉到一阵刺痛。

蓝湛的手在魏婴胸口敏感的位置使劲掐了一把,却还像没事儿人一样转身走了。

魏婴忿忿,但又很疑惑:他已经嫌弃的想要掐我了,怎么还是那个眼神还面无表情?这人的脸部和身体真的是同一套神经系统在控制吗?

江澄看着魏婴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回来。

觉得蓝湛可真厉害啊。

中午吃饭的时候,难得看见蓝湛在一个人吃饭,魏婴想端着餐盘靠近。一回想这两天的事情,先是被蓝湛压过的大腿在痛,再是被蓝湛掐过被自己扇过的脸在痛,最后是被蓝湛掐过的胸在痛,就生生停止了走过去的脚。

蓝湛这人是不是暴力倾向啊?

蓝湛在那边自己一个人坐着,吃着吃着饭就开始看自己的手出神,觉得自己一忍不住了就弄痛魏婴这个行为不好,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掐自己才对。难道是魏婴看起来太欠了?

蓝湛又想起来今天晚上被约的饭局,有点烦躁。好不容易用晚上有事作借口把其他学校请他晚上一起吃饭的邀请拒绝了,蓝曦臣又约他,说是要蓝湛和初中的同学聚一聚。初中同学?还能有谁,江澄、聂怀桑,还有魏婴。蓝湛当然不愿意去,去了不知道魏婴又搞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不管是魏婴把他撩了还是自己把魏婴干了都不好收场。晚上有事的借口在蓝曦臣那里没用,蓝湛天天干什么蓝曦臣清楚得很,于是蓝湛就说蓝启仁临时交代了任务。还没有十分钟,蓝曦臣就把电话打回来了,说:“我问叔父了,他没有任务交给你。”

兄长这种存在真的让人很无奈,蓝湛叹气。

当天晚上蓝湛到饭店包间的时候,包间里的人数比预想的多。蓝曦臣把两个孩子从家里带过来了,聂怀桑旁边跟着聂明玦,江澄拎着魏婴。

这样也好——人多,魏婴就不能尽情作。

蓝湛走过去准备坐下的时候才发现唯一一个空着的椅子在魏婴旁边,魏婴正看着蓝湛,一脸希冀。蓝湛抬头看了蓝曦臣一眼,发现兄长正微笑着看向自己。蓝湛无奈,只得拉开椅子坐下了。

菜没上齐就已经觥筹交错,大家谈起初中时的回忆就没个完。魏婴心里高兴,打一开席就已经吹了一瓶啤酒。喝完把瓶子重重顿在桌子上震得蓝湛的碗筷叮叮作响,蓝湛转头就看见魏婴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连忙把头转回去。谈笑间碗筷飞舞,常常是刚上来的菜转眼就没剩多少了。这次的菜应该是魏婴点的,辣菜居多,大概是顾及还有孩子在,才手下留情。这时候服务员推门,端上来个清炒菠菜,魏婴手快,夹了一筷子就丢到蓝湛盘子里。蓝湛愣愣地看着盘子里的菠菜,绿菜叶子上还留着魏婴筷子沾的辣椒,犹豫了一下还是塞进嘴里。想到一抬头肯定看见魏婴一脸邀功的亢奋表情,决定还是先认真吃饭不抬头了。

蓝湛杯子里倒的是白开水,防止辣的受不了,这时候已经喝完了。魏婴江澄那边啤的喝了半打,准备开瓶白的,转头看见蓝湛杯子里是空的,把酒瓶子拎过来准备满上。蓝思追看见了,眼疾手快拦下了魏婴正倒酒的手。

“别别别,别让他喝酒。”蓝思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表情狰狞。

“怎么了?不能喝?蓝湛是一杯倒吗?”魏婴手握着酒瓶子悬在半空,一脸疑惑。

“不是不是,别让他喝就对了。”

魏婴不解,转头看看蓝曦臣想求个解答,却只见蓝曦臣也只是微微摇头,笑容不减。又看看蓝湛,蓝湛只是盯着那个杯子,那里面已经被倒了半杯白酒。

魏婴的眼神在蓝湛的脸和那个杯子之间往复,没办法,把瓶子放了回去。又吃了两口菜喝了几口酒,转头看那个杯子,酒还是一点没少。

也不知道是可惜那一口酒还是突然又想撩一下旁边这个人,魏婴把蓝湛的杯子拿过来,对准蓝湛嘴唇碰过的位置,一饮而尽。喝完了还意犹未尽似的,在蓝湛的注视下,伸出舌尖,在杯口把液体舔净。蓝湛眼睁睁看着这个人舔在自己嘴唇碰过的位置,也不由自主地舔过自己的下唇,被自己舔过的位置就像被亲吻过一样开始发烫,一路烧到心头。

tbc

评论(16)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