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九)

脖子好痛。

我每天大概是这个点更新了,大家困了就睡去吧,第二天看也是一样的。

 

世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已经熬出头了,但它才刚刚开始。

蓝湛身上承着一个魏婴的重量,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刚才好不容易熬到饭局结束,喝酒的都已经东倒西歪。聂明玦背着聂怀桑回酒店,金凌扶着自己舅舅,就魏婴没人扶,挂在江澄身上不让他走。

“我还要把思追送回家,蓝湛,你扶着魏婴回去吧。”感受到自家弟弟幽怨的目光,一向微笑着的蓝曦臣笑得更开心。

都是阴谋!

蓝湛看看魏婴那个摇摇晃晃即将耍酒疯的样子,没办法,把魏婴的手臂往肩上一放,走了。

江澄还口齿不清在后面叫唤:“我……就跟你讲,魏婴那个人……绝对不会有……女朋友!不会有!我有女朋友,他都……不会有!”

蓝曦臣怜悯的眼神投在江澄身上,找两个小朋友搭把手,把江澄丢到后座上去了。

魏婴手搭在蓝湛脖子上,指尖垂下去正好是蓝湛胸口锁骨的位置,偷偷挠一挠。蓝湛搀着他,总觉得脖子里痒,刚开始还以为是夏天有蚊子,反复几次之后觉得不太对,就低头盯着魏婴,魏婴却还是那副喝多了的智障样子。

魏婴嘚嘚:“蓝湛,蓝湛,送我回家。回家么么哒!”还打酒嗝,熏得蓝湛想把他丢路边,并不想和他么么哒。

等到了酒店大堂,蓝湛肩膀有点酸了,扥着胳膊把人抡下来换了个边。换完姿势蓝湛愣了愣,魏婴刚才是不是蹭了一下?又一次盯着那张脸,这次是睡着了的智障。

蓝湛把他运上楼,从魏婴裤子口袋里找到房卡。开门,甩上床,摆好,一气呵成,转身就走。刚走到门边想开门,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擦着蓝湛的脸颊,把门按住。

“你没醉。”

蓝湛微微回头,魏婴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瞳孔里跃动着不知名的兴奋,哪还有半点喝醉酒的迷蒙样子!蓝湛咬牙,早该料到的。

还是这个房间,还是这两个人,魏婴想一雪前耻。但具体怎么做他根本就没想好,他只计划到怎么把蓝湛带到这里。接下来做什么就只能自由发挥了,但魏婴又怕自己过于浪,直到把自己也搭进去。

蓝湛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大概吧。顶多就是打一顿,我挨他的攻击已经够多了,有所准备总不会怎么样。

“对啊,我怎么会喝醉呢?”

真是毫无骗了别人之后的羞耻之意。

蓝湛对视回去,觉得魏婴或许真的是喝多了,那眼角被酒气熏得泛红,就这么看着他,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就让人想把他拆吃入腹。

但心中生出的一个念头把这一切欲望都冰冻住,腹中的火苗化为冰凌嵌入肉里,痛得蓝湛皱眉。

“你对别人也是这样?”

魏婴听到这话,眼神有些疑惑,“什么?什么这样?”

“女生,你也是这样戏弄的,男生,你也是这样戏弄的。是吗?”

撩人不都一个套路吗?难道套路还要经常换?魏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下意识开口:“不然呢?”魏婴觉得蓝湛这人太让人看不懂了,这个时候问这个做什么?求传授技巧吗?魏婴现在不想搭理这些有的没的,跟从本能将撑在门上的手收回,搂过蓝湛的脖子,整个人贴过去,把蓝湛压在门板上。垂在身侧的手臂也抬起来,双手将蓝湛搂紧。

蓝湛得到那三个字的回答,顿时觉得彼此这种消遣与被消遣的关系十分令人厌恶,想要把面前的人推开,但又舍不得这从相贴的胸膛蔓延开的温暖。

魏婴把脸凑过去,嘴唇在蓝湛脸上游走,蹭蹭蓝湛的脸颊,又叼住蓝湛的耳垂呢喃。

“蓝湛,记不记得你上次过来是因为什么呀?”

见蓝湛毫无反应,毫不意外,要是蓝湛真的亲上来那才奇怪呢。

“我最近几天都没有在贴吧开车了,不奖励我呀?”

“别闹了。你大可不必来招惹我。”

蓝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与胸腔相贴的地方同时震颤,魏婴用了两秒钟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为什么?不招惹你我招惹谁?”不对,怎么就叫招惹了?魏婴将两个人的距离稍稍拉开,直视蓝湛的眼睛,那眼神又让他不敢直视。

“等你过几天回了夷陵,有的是人供你招惹。男的,女的,伸手便是。”

魏婴终于隐隐发现问题了,“等等等等,打住!女的我能理解,男的是怎么回事?你是说我去撩男的?怎么可能!”魏婴忍不住笑了,想到前两天的视频评论,茅塞顿开。“你是不是看了那个视频的评论误会了什么?这个我得解释清楚,我,魏婴,撩妹能手,但是!从来没撩过男的!那都是学妹们的脑补,你纠结那个做什么?”

“我不算男的?”蓝湛半信半疑,想找出一点他话里的漏洞,但心里又疯狂的想要相信他。

魏婴觉得蓝湛简直可爱,又贴了回去。用自己的脸去蹭蓝湛的。“怎么不算男的?我说漏了,不是一个男的都没有,蓝二哥哥就是唯一一个!”边说边引着蓝湛往床边走,魏婴心情突然很好,不由自主地就想这么做。

“而且自从在贴吧上找到了蓝二哥哥,那还有时间撩妹子?时间全都用来写论文用来开车了。”退到床边魏婴有点重心不稳,就势搂着蓝湛往自己身后倒去,跌在床垫上。

等两个人叠在一处压实了,魏婴突然觉得这是作死,蓝湛刚才就一脸冷漠,现在自己又带着他往床上滚,一会儿蓝湛一长气,又不知道要撑着他身体哪个部位起来,反正一定会痛就是了。想到这里,魏婴扭过头看看旁边的位置,要从蓝湛身下蹭出来。

“呃唔……”

从“蓝二哥哥就是唯一一个”这句话开始,蓝湛腹中的坚冰就融化成春水,又瞬间被腾起的火焰蒸干,整个人压在魏婴身上之后更是燥热难耐。此时再忍无可忍,单手卡住魏婴两腮扭回来,猛地吻上去。

魏婴完全是卡机了。怎么回事?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在和蓝湛接吻!

蓝湛的舌尖探入魏婴双唇,扫过齿列,刮过牙床。过大的力道让魏婴恍惚间觉得嘴里要烧起来了。但那舌还在深入,直到勾住魏婴的。进攻的舌尖将未发力的软肉引回,在自己口中用犬齿摩擦,魏婴很担心自己的舌头会被咬断掉。

“唔!唔!”已经有泪花从魏婴眼眶中渗出来,但并不是因为情动,而是因为太疼。蓝湛一只手卡着魏婴的脸,另一只手想要做些更深入的事情,但深知如果做了将万劫不复,只得放在魏婴腰上紧贴着魏婴露在外面的皮肤,用力攥紧。

舌尖纠缠着回到魏婴口中,蓝湛终于放过了魏婴的舌头,转而去舔他的口腔内膜,与其说是舔不如说是碾,力道之大仿佛是要融进魏婴的骨血里去,再也分不开。

魏婴觉得后悔又不甘心,说好的报仇雪恨呢?我把他弄来就是为了这个?

双手用力想把蓝湛推开,居然纹丝不动。但蓝湛的力道没那么大了,侵入的舌尖缓缓擦过,又勾着缠绵,魏婴居然品出缱绻柔情的意味。

蓝湛在离开魏婴的嘴唇之前又轻咬的魏婴的下唇一口。两人急促的呼吸交织,半晌没人说话。

“你,你……”魏婴觉得此时说什么都不太对。

“奖励。”蓝湛支起身来,下了床转身便走,不敢再多做停留。纵使魏婴说什么“唯一”,魏婴他每次对着自己又有几分真心?自己可是一片真心的,再纠缠下去只会对自己不利。

魏婴捂着嘴,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才想起所谓“奖励”是怎么回事。

我大概是傻了,魏婴呆坐在床上想。

tbc

没有什么不开窍是干一顿不能解决的,一顿不行,就两顿。

评论(2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