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十)

身心俱疲。

差点今天又更不了。

想上车的。。。再等等,再等几章,要来就来个大的。

 

魏婴早上起来的时候,满脑子还是刚才做的梦。梦见蓝湛亲他,但一点没有春梦的意味,只是蓝湛在亲,自己在梦里就像木头一样躺着。

一看手机,中午十二点。

魏婴猛地坐起来,一脸生无可恋,一边心里问候江澄祖宗一边给江澄打电话。

“江澄你怎么不叫我!”

那边江澄好像在吃饭,咽下去了才回答:“叫你了啊,你不起,正好我也累得很,带着你怪麻烦的。”

“你他……”

“停停停,幸亏你没来,今天自由交流,屁事没有,你要是来了还够闹腾的。”

“我才不在乎什么狗屁活动安排呢!蓝湛呢?今天去了没有?”魏婴觉得蓝湛脸皮那么薄,不知道今天见面了会不会很有意思。

江澄气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你天天就知道蓝二哥哥蓝二哥哥!你真的想当基佬吗?”

这回轮到魏婴语塞,直到那边江澄挂电话了还没想到怎么回答。

魏婴下床冲凉吹头发,对着镜子一看,嘴肿了。拿凉水敷也没什么效果,只能这样出门。站在酒店门口踌躇半天,还是决定去姑苏大学转转,虽然没事儿干,但万一遇到蓝湛不就有事干了么?这么想的时候魏婴已经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状态。

魏婴在校园里闲逛,转了两圈也没碰着什么人,期间远远看见了江澄,转头就跑。一直转到下午三点多,觉得自己实在是无聊。魏婴跟自己说:“你不就是想找蓝湛么,上宿舍不就得了?”往蓝湛宿舍方向走,自己还寻思:没想到蓝湛是个这么开放的人,接受度如此之高,连我都不嫌弃,都敢往上亲。那这是不是说明我还可以过分一点,只要最大限度的浪就行了?当然,别把自己赔进去。魏婴跃跃欲试,像要去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激动。

但魏婴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明明昨天晚上都那样了,今天再变本加厉会是什么下场,魏婴不愿意想,但就是愿意去撩他。就像一开始打游戏一般都只是因为无聊,但会越来越爱玩,直到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挂在线上,没有人想过是为了什么,甚至会为了挂在线上而找点事情来做。

脑子里蓝湛的几句话一直在回响,一会儿是“别闹”、“无聊”,一会儿是昨天晚上的那几句质问,最后剩下那句“奖励”。魏婴一想就觉得肺里卡着一股气,越想胸口就越发热,跟热得快似的。使劲一甩头,加快脚步。

一路想了很多撩别人的主意,结果到了蓝湛宿舍门口才想起来没有钥匙。魏婴想着,现在蓝湛大概在安排明天乱七八糟的事儿,肯定不在宿舍,敲门肯定没人开。再说了,他要是在自己宿舍,魏婴的计划就没法实施了。

魏婴着急,在门口转圈。想了想,下楼,到楼下草坪花坛垃圾桶边上一通乱摸,幸运地摸到个曲别针。撅吧撅吧掰直了,插蓝湛宿舍门锁锁孔里,鼓捣半天,开了。小时候魏婴跟一群熊孩子到处瞎玩,什么果园,老房子,锁一撬就开,更别说这种学校统一配的门锁。

魏婴推门进去,感叹一声姑苏研究生待遇好,单人单间的。魏婴在宿舍也是自己住,但只是因为另一个床位没人。而且蓝湛这边窗明几净,物品码放整整齐齐,相比之下魏婴的宿舍,就是一猪窝。

进去轻手轻脚把门锁好,转两圈熟悉熟悉环境。之后就脱衣服洗澡,一点没有在别人宿舍的自觉。衣服边脱边乱扔,连内裤都乱甩。

洗完澡从浴室裸奔出来,打开蓝湛放衣服的柜子找了件蓝湛的衬衫套上,居然大一号。魏婴奇怪,明明蓝湛身高就比他高一点点,怎么衣服还这么大呢?脱下来一看,标签还挂着呢,顿时了然,这是蓝湛买大了压箱底不穿的,怪不得。扣好衬衫,在屋里踱了两步,觉得缺点什么,哦,内裤。就又抽了一条蓝湛的内裤穿上。这回是真的大了,魏婴有点伐开心。

不想那么多,魏婴滚上蓝湛铺得平整的床铺,抖开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想着完事具备,只差蓝湛。

然而蓝湛并没有像魏婴预测的一样,在晚饭前回宿舍放文件。魏婴等着等着,撑不住,睡着了。

蓝湛本来想先把文件放回宿舍再出去找点东西吃,结果送其他学校师生走到门口,又碰到蓝曦臣,说要请蓝湛吃饭。蓝湛知道难逃一死,但兄长请吃饭总不能不给面子,只得去了。还没上菜蓝曦臣就开始魏婴这魏婴那,蓝湛刚开始还理他,后来就只是埋头吃饭。

好不容易逃脱了自己哥哥的说媒回到宿舍,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屋里没开灯,只有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弱天光,蓝湛向前走一步,踩到了什么东西,拎起来一看,是条裤子。蓝湛有点懵逼——进贼了?在我屋里脱裤子?

蓝湛扫开地上的障碍,走到床边,摸到床上被子里好像裹着什么,一把掀开。

魏婴身上一凉,醒了,揉揉眼睛。

“蓝二哥哥你回来啦。”声音透着刚睡醒的慵懒,迷迷糊糊地吐字不清。

tbc

评论(26)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