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十二)

羡羡终于开窍了!

车还会远吗?不远!

大概……还有两章吧……

 

魏婴站在蓝湛宿舍楼道里穿裤子,腿不听使唤一直在抖。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但考虑到形象,还是得先穿裤子。

一路脚步虚浮,回到自己酒店的房间还神情恍惚,一安静下来满脑子都是蓝湛那张脸,那眼神,那个吻,还有他给的欢愉。魏婴快炸了,用头咣咣撞门,想着撞晕了才好,就不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以后应该离蓝湛远一点,太深不可测。

直撞得太阳穴生疼,一头栽进床里。

蓝湛看着魏婴甩上门,眼睛酸胀,居然想要流泪。魏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对你的感情你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魏婴一次次的戏弄让蓝湛处在忍耐的边缘,蓝湛想干他想得都快疯了,梦里都想着扒光他的衣服,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干得他连话都讲不全。

可是不行,人需要想象,但不能活在想象中,最终还要回归现实。现实里魏婴是直的,无法回应自己的感情,即使魏婴不是那么直,自己喜欢的人也不一定会喜欢你,即使真的相爱,现实也会有重重阻碍。但蓝湛这一刻想得没有那么多,只要魏婴能用真心来面对他,正面说出对蓝湛的感情,不论接受与否,蓝湛都已经满足了。现在这种状况,简直是将蓝湛凌迟。

蓝湛垂眸,看着自己支起来的下身,连叹气都叹不出来。想去冲个冷水澡,走到浴室门边,看着浴室里一地狼藉是被人使用过的痕迹,更加难受。

要是真的,能与他每日共用一个浴室就好了。

等魏婴再醒来,天还没亮。睡觉根本没有任何缓解,他躺在床上,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被迫将昨天的事情播放一遍又一遍,一切细节都被无限放大。当时身体的感觉又一次炸开,魏婴忍不住摸进自己裤子里,摸着被蓝湛触碰过的地方,回忆当时蓝湛是怎么弄的。总觉得比自己来舒服得多。

魏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想到蓝湛就不由自主地有反应,一想到蓝湛心里就感觉被填满。

“我……喜欢……蓝湛?”光是自言自语,脸上就好像烧起来。

我真的是疯了。

魏婴走进卫生间,在浴室脱衣服,脱到内裤想起来是蓝湛的,赶紧扒掉丢在一边。直到把身体浸在冷水里才觉得好受一点,但每当自己的手从身上拂过,就总要想象那是蓝湛的手,刚平静下来的下半身又有抬头的迹象。魏婴低吼一声,手上发力掐了下身一把,才让它平息。魏婴待不住了,胡乱冲了几下就出浴,用浴巾把自己裹起来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魏婴,脸红得像发烧。

这下完了,我是真的喜欢他,再没有回旋的余地,魏婴想。此时此刻,魏婴才几个小时没见蓝湛,就想他想得发慌,不仅想他,还想和他干那种事。蓝湛如果知道了,大概会嫌我恶心吧?所以还是不告诉他为好。

魏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胡乱擦过的头发翘在半空。

不知道站了多久,魏婴身上的水珠都蒸发殆尽,面色也不再那么红。他转过身,活动一下酸痛的双腿,然后就看见了地上扔着的那条内裤,弯腰捡起来。

等拉开窗帘,天已经亮了。外面江澄在敲门。

“魏婴!起来!今天是最后一天作总结!必须得去!”

魏婴突然觉得很累,今天去了要怎么面对蓝湛?

“赶紧起来!赶紧!你想迟到了让蓝启仁瞪你吗?”

不想,但更不想面对蓝湛。不过明天就该回去了,今天,大概熬过去就行了吧?

“魏婴!你是死猪吗?起床!”

“嗯,来了。”魏婴像是打定了主意,小声应了一声,但江澄没听见,还在外面敲。

“来了!”

魏婴吼了出来。

tbc

评论(22)

热度(165)

  1. 韩漠漠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