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十三)

更啦更啦!

还有两站地车就到站啦!

我严肃地觉得我肯定是ooc了,只能希望大家见谅。

 

“今天下午我就收拾收拾回去了,今天下午的车票。”江澄坐在魏婴车上,转头跟开车的人说。

“那你是明天早上到?正好,可以在火车上睡觉。”

“你呢?今天下午走吗?”

魏婴沉默了一下,“明天吧,明天走。”其实魏婴有点舍不得走,即使只是跟蓝湛在同一个城市也好,他想多呆一会儿,虽然没什么用。

“也是,你从这到夷陵得开半天车。开夜车容易疲劳驾驶,你还是明天早上再走吧。”

“嗯,啊……对,疲劳驾驶不好。”魏婴支支吾吾回应。

都是借口,魏婴这种精神头的老司机,凌晨两三点把他从睡梦里拽起来,直接上路都没问题,更别说这开长途,中间还有服务区可以隔三差五睡一会儿了。

魏婴很想见蓝湛,但根本不敢去找,因为没有名头。为了撩他?魏婴哪还敢!他现在连堂堂正正地走到蓝湛面前都不敢,就是怕自己失态。

今天是活动最后一天,有一个总结会,会开一上午,等到下午参加活动的师生就可以各回各家了。

两个人到得不是很早,魏婴一进去就开始偷偷定位蓝湛,余光扫了一圈又一圈眼睛都酸了,好不容易找到蓝湛的所在。蓝湛居然也在看着自己,魏婴吓得别过头去,赶紧拉着江澄找了个离蓝湛最远的位置坐下。但直到他们坐下,蓝湛也没把眼神收回去。

江澄看见魏婴这个样子觉得奇怪。之前魏婴总缠着蓝湛,“二哥哥二哥哥”地叫,怎么今天魏婴看见蓝湛像看见瘟神似的?

不过也好,省得丢人现眼。

意料之内,开会到一半魏婴又睡着了。等魏婴再醒来,会场里人都没了,啊,除了自己还有一个蓝湛,直勾勾地盯着这边。魏婴吓一激灵,站起来转身就要逃,心里暗骂江澄抛弃队友。

结果没成想,这两天开会的人多,会议室后排多摆了密密麻麻的两排椅子。魏婴一抬脚带倒了好几个,腿挂在某个椅子的腿上,没站稳,扑倒在一地椅子中间,被卡在里面想起身也无处着力。

蓝湛站起来了,魏婴伏在地上绝望地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椅子被人搬开了,魏婴视线里出现了一双手,是蓝湛伸手要扶他起来。魏婴大概这辈子也没这么尴尬过,看着伸过来的手,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两人僵持半天,最后还是蓝湛拎着他胳膊给拽起来了。魏婴故作轻松地说了个谢谢,又转身跑了。

踏到楼道里,魏婴见蓝湛没有跟上来,松了口气。掏出手机给江澄打电话,还没接通,就看见江澄从对面厕所里走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

江澄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指指身后的厕所。“厕所啊。”

“你怎么不叫醒我!”

“上完厕所再叫你不行吗?你又突然犯什么病!”

中午吃最后一顿姑苏食堂,魏婴江澄俩人面对面坐着,看起来都是一门心思吃饭,谁也没说话。但魏婴其实心里纠结得很,满脑子都是“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犹豫半天还是豁出去了,开口跟江澄说,“你先把这口咽下去,我跟你说件事儿。”

江澄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照魏婴说的做了,毕竟呛着不好。

“江澄啊,我可能,真的,对蓝湛有点……”图谋不轨,最后四个字魏婴还是没说。

江澄这时候真的想让自己呛着,好缓解这种惊悚的情绪,可惜他已经咽下去了,嘴里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分泌。

看见江澄的表情,魏婴觉得江澄应该是明白了,正好,省得自己说。

江澄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让你撩,弯了吧?!”

“那我现在怎么办?”魏婴拨着盘里的菜叶子。

“还能怎么办!别撩了!你以后离他远点!”

“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对二哥哥甚是想念。”

“那你弯着吧!”江澄还剩一点饭也不吃了筷子一丢,抱着臂盯着对面的魏婴,像是要把他盯出个窟窿。魏婴也看着江澄,像是真的想从江澄那里得到一个解决方案。现在就去告白然后被蓝湛拒绝明显是最快的方式,但魏婴不甘心。

“我劝你还是想清楚,这条路不好走。就算!我接受了,你爸妈呢?他们知道自己儿子是给吗?”

魏婴缓缓点头,又摇摇头。

tbc

评论(14)

热度(142)

  1. 韩漠漠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