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二十)

完结倒计时,快了快了。我好着急啊,怎么还不碰面。果然还是我自己写太慢,我可以再快点,再快点。



但不知道是最近水逆还是纯粹魏婴命犯太岁,第二天上午魏婴捏着请假申请,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见了导师交了任务还要把接下来半个月的学习内容问来的时候,手机响了。

“魏同学啊,明天我有事要出差一个星期,我现在有一个事情必须拜托你一下。”

是大二的学生这学期开了实验课,本来是魏婴的导师被分配去实验室带这些学生一星期,但正赶上出差,两边都推不开,只得拜托他最信任的得意门生。

“真的很不好意思,但这星期咱们的课程也不紧,希望你能帮帮我。”

魏婴徒劳地张张嘴,根本无法拒绝。

“没关系,我正好也没什么事。”这可是人生大事啊,但总不能直接跟老师说我要去追求爱情吧,魏婴又不是一个爱撒谎的人。

手里拿着的纸张被风吹皱了,阳光刺眼,晒得魏婴头晕,心里却拔凉拔凉的。翻开手机相册再看了一眼蓝湛,还是把手机揣起来回去了。报告还是之后再发过去吧,魏婴有点沮丧,想回去睡觉。

蓝湛从火车站出来,环顾四周,是完全陌生的城市,但很快他就会去找一个熟悉的人。

“哥?”

“嗯,我到了。”

“找他说清楚。”

“如果他拒绝了,我明天就回来……如果他答应了……再联系。”

“嗯,好,再见。”

先到酒店入住放下行李,坐在床上平复了一下心情,蓝湛起身出门,向着夷陵大学的方向走去。

十分钟的路程,蓝湛觉得自己走了半个月,的确,他挣扎了半个月才敢踏出这一步。蓝湛平日里在旁人眼中雅正,处事果断,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一碰上魏婴就全乱了阵脚。

大学门口熙熙攘攘,路过的学生在这个外貌出众的人身上留下目光,但之后就走开了。只有一个人,在看见蓝湛之后楞了一下,走过来。

“蓝……前辈?”温宁刚看见蓝湛的时候只觉得的确长得好,再看一眼就觉得眼熟了——这不是魏学长手机相册里的那个人么?最近魏婴没事儿就戳开相册盯着这个人发呆,连温宁都能记得他长什么样子。虽然手机里的照片是从学校公告栏上拍的,照片风吹雨淋有些失真,但这样标致的人大概很难找到第二个,再说这表情简直跟照片上一模一样,绝不会认错。

“你是?”蓝湛有点疑惑,自己在夷陵大学知名度很高么?

蓝湛没有否认,温宁就知道他一定是那个魏婴魂牵梦绕的人。

“我是温宁,魏婴,魏学长的学弟。你是来找他的吧?”

“呃……是的,请问他在什么地方?”山重水复疑无路。

“他在实验楼三楼最里面的实验室,我带你去吧。”温宁本来是去接姐姐下班的,但还早,带个路也不耽搁,转身正要带人往回走。

“谢谢,不必了,我自己进去。”明知这只是魏婴的学弟,但一想到这个温宁能和魏婴谈笑风生,蓝湛心里有点不好受。

“啊?好的。”温宁有点懵,但并不在意,“实验楼进去直走左手边!”

蓝湛缓步沿着主干道往里走,表面上淡然,但心里忐忑极了,高考都没这么紧张,走两步就想蹲下捧心深呼吸。

精神支撑着蓝湛找到实验楼,走到对应的实验室门口,透过后门的小窗向里看去。他放在心尖上十几年的人就站在那里,呈现给蓝湛一个侧脸。

魏婴披着实验室均码的白大褂,里面是普通的黑色T恤衫牛仔裤,脸上却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蓝湛没见过魏婴戴眼镜时候的样子,觉得有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正经。

不管魏婴穿什么在蓝湛眼里都是好看的,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再见他的第一眼蓝湛心里早炸起了烟花,甚至有自燃的可能。

“都放好了没有?”魏婴挨个看过去,检查这些学生的桌面。虽说天生一副笑模样,但此时也显得有些严肃,他从实验台间走过去,手里卷成筒的实验计划击在一个男生头上。

“什么放好了,又蒙我!你,一会儿结束了打扫实验室。”眉头都皱在一起。

男生看起来有些不愿意,支吾两声。

“不愿意?啊……让我想想……”嘴角翘起来了,蓝湛也是。

见面前的男生一脸紧张,魏婴嘴一咧乐出声,“那一会儿你给班里女生买饭吧,我的也拜托你了。”

女生起哄叫好声一片,男生们有点怨念:“我们的呢?”

“你们?你们打扫卫生啊!”

“学长好样的!”“学长你好烦啊!”“别忘了一会儿把饭钱给我!”“我要新开的那家麻辣烫!”

班里人声鼎沸,魏婴又回到那个熟悉的样子。

蓝湛转过身踌躇了一下,离开了从窗口投出的那片灯光。

他现在不太方便吧,明天再说吧。

“懦弱。”


Tbc




评论(11)

热度(113)

  1. 韩漠漠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