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撩人不成(二十一)

我在努力快一点写,顶多还有两章完结。等完结了,计划内有……大概三个番外,但番外不着急,先开个点文吧。过两天一百、二百、三百、四百、五百、六百点文一起开,一共六篇。



宿舍里,魏婴坐在电脑前吃饭,屏幕上是这几天实验流程项目文档,旁边还挂着贴吧,姑苏的那个。

魏远道那个ID好久没登过了,也没有登的必要。

“魏学长?”温宁的电话。

“嗯?”

“没事儿,就是今天我跟我姐在她们医院食堂吃,不用管我了。”

“啊,本来没打算管你。”魏婴把吃完了的一次性饭盒收一收,起身准备扔掉。

温宁早习惯了他这样,没在意,接着问:“那你见到蓝前辈了吗?”

“谁?”魏婴手一抖饭盒掉了,赶紧弯腰伸手捞回来,“蓝前辈?蓝湛?”

“对啊,我今天在校门口看见他了,他说找你,我还给他指路来的啊。”

魏婴把手里饭盒往垃圾桶一甩,没扔进去,也顾不上了,闪身就想出门。

“学长?学长?你没看见他啊?”手里的电话里还在说话,但魏婴已经听不见了。

魏婴开门冲上楼道,站在昏暗的楼道里一脸懵逼,路过的看见他都是莫名其妙。

脑子一热就冲出来了,但要去哪里找他呢?搞不好都已经回姑苏了,他是来干什么的,找人你就找啊,怎么没见到就走了?魏婴都已经盼他盼半个月了,没想到好不容易有见面的机会却擦身而过。

魏婴心里懊恼激动,完全忘了自己手机里有蓝湛电话这回事。转身回宿舍,把门摔上,手里的手机攥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想丢出去摔了,愤愤地用力摔在床上。手机弹起来,拍在地上,魏婴懵了一下,赶紧过去捡起来看看摔坏没有。

窝囊。

是夜十一点,魏婴躺在床上摆弄手机,看见贴吧里有帖子说是下午在实验楼外面看见姑苏大学男神。

点进去,肯定是蓝湛。楼主还偷拍了照片,是蓝湛刚从实验楼门口走出来,夕阳洒在他脸上,像是加了一层滤镜。

魏婴更加懊恼,要是今天下午能早出来一会儿,说不定现在就不是自己一个人躺在宿舍握着手机了。

又有电话打进来,是蓝曦臣,乍一听和蓝湛相似,语气中的柔和却与蓝湛完全不一样。魏婴毫不意外,毕竟蓝曦臣关心自家弟弟,他这个本地的也应该尽地主之谊,虽说根本没机会就是了。

“蓝大哥?”

“你好,请问蓝湛去找你了么?”

“呃……应该是,但我没有看见他。”魏婴也有点奇怪,蓝曦臣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蓝湛。

“应该?这是怎么回事?他去找你你却没见到他……那他也没跟你说吧?”

魏婴心里有点激动,有什么他一直困扰的事情就要水落石出了。“说什么?”

“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或者猜到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蓝曦臣的语气听起来难得地有些激动。

“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蓝大哥你告诉我!”魏婴隐约猜到,他已经完全慌了,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蓝湛他喜欢你啊!我以为如果他见到你了就会跟你说,刚才打他电话他没接,我以为你们现在会待在一起,才直接打电话给你!”

什么喜欢,什么在一起,什么没接电话,信息量太大,魏婴有点说不出话来,只讷讷道:“喜欢……我大概也许是知道,但……”

“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他是一时兴起才喜欢上的吧?他可是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你了,结果你升高中出国也没让他提前知道,他知道之后那个样子我看着都心疼。后来我出差到夷陵看见你,之后回去告诉他,从小到大我就没看他那么开心过。你真的一点都没意识到吗,他再见到你一直是由着你闹,也没有丝毫不耐烦,你真的看不出他是什么心思吗?”

魏婴心说我真的看不出啊!我又不是你!心中冲击太大,完全打散了最后一丝隔阂,魏婴眼眶红了,说话都带着哭腔:“对不起……对不起,我……”魏婴欣喜若狂,对蓝湛的愧疚又像潮水般涌上来。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应该对他说。”

 

魏婴在校园里飞奔,嫌大门太远,行云流水般翻了墙出去,方才挂了电话才想起来自己是有蓝湛的联系方式的,掏出手机来,没有半秒犹豫地拨过去。

秒通。

“蓝湛!”

猎猎的风声夹杂着剧烈的喘息,光是两个字魏婴就破了音。

“蓝湛!你现在在哪!”

蓝湛还没有弄清情况,机械地报出酒店地址和房间号。不久之前兄长打过来一个电话,但蓝湛洗澡去了,没接到,想着既然没有再打过来大概不是什么要紧事,就没回复。

“你别动!我过去找你!”

“嗯。”他本来就没打算动,“我等你。”

魏婴听了蓝湛的回答,像是吃了定心丸,放下手机,跑得更加快了,边跑还边傻乐。


Tbc


蓝大神助攻,我这个ooc怎么把蓝大搞成了护犊子呢?



评论(9)

热度(124)

  1. 韩漠漠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