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恐怖解谜2

明天就开始军训了,大概不会日更了。
好困哦,这两天十一点多就睡了。

一抹白影从阴影中飘出来,雪白衣衫,云纹抹额,目光灼灼。
“魏婴?”魏无羡就是化成灰蓝忘机也能认出来,但此时蓝忘机却差点没敢认,魏无羡他衣服换了,头发都短了,只扎成小小一揪缀在脑后。
“蓝湛?!”魏婴扑身上前,挂在蓝忘机身上抱得死紧。
“我还以为就我到这儿来了呢,太好了还有你。”
“这是何处?”蓝忘机抱紧了身上的魏无羡防止他掉下去。
魏无羡闻言抬起头来直视蓝忘机的脸,飞快在蓝忘机的嘴上香了一下。“你也不知道啊?我刚从这个房子外面进来的,你是一开始就在里面吗?”
“是的。”
“那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你?诶?你怎么在发光?”魏无羡从蓝忘机身上下来,见蓝忘机周身散发着莹莹的白色光芒。
“不知。”蓝忘机停顿了一下,魏无羡见他一边脸上有一块不自然的红色,伸手上去揉了揉,蓝忘机吃痛似的皱起眉头。“刚刚……你进门的时候,正巧我在门后。”
魏无羡笑得打跌,蓝忘机无奈双手护住他,省得他真的滚到地上去。
这个屋子的门只有外侧有把手,内侧是光秃秃的,怪不得蓝忘机无法出去。
魏无羡一边研究那扇门,就听蓝忘机慢慢分析:“这光芒像是灵体所散发的,但我却能触碰你。灵力运行滞塞,这里与我们原来所处多有不同,在灵鬼魂魄上的规则大概也不能一概而论。”
“那你怎么突然就变成灵了?”魏无羡研究完那块门板,抬头问他。
蓝忘机沉默不语,待魏无羡挽着他手臂要走出这个屋子才出声:“不知。”
沿着走廊返回,两人的脚步声回响。
“终于含光君也有一问三不知的一天了。”魏无羡笑道。蓝忘机盯着他的背影,还在思索。
“这大概不是那香炉在作祟,应是有人将我们召唤到此地,但可能过程中有差错,将你的衣饰更改,我也作为灵出现。”
“就像是我画个小人书,搞了一个乱七八糟的人物设定呗。”
“大概如此。”魏无羡突然转过头来,嘿嘿一笑,蓝忘机心弦一颤,听他道:“那等咱们回去了,你再一天不回来,我就在屋里画小人书,给咱们两个做奇奇怪怪的设定。”
蓝忘机疑惑地看着魏无羡突然停下脚步凑过来。
“然后都要云雨一番才好。”
温热的气流打在心尖尖上,蓝忘机咬牙:“别胡闹。”
“都干过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容易羞。”魏无羡伸出食指戳戳蓝忘机心口。
蓝忘机与魏无羡目光相接:“回去再说。”
“这可是你说的,”魏无羡转回去继续走,已经能看见右侧走廊的木门了。“那可要快些回去才好。”不知为什么,他已经默认只要出去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这一设定。
到了门前,魏无羡后撤一步,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个门没有另一扇门结实,咱们努力一下大概能撞开。”魏无羡心里想着自己现在没有灵力只是一个普通成年男子的体能水平,但蓝忘机就不一样了,观音庙那次,力气可不是盖的,即使没有灵力大概也体力可观。

蓝忘机闻言没有移动脚步,魏无羡以为他是觉得这样贸然破坏有失礼数,刚要调笑他一番,只见蓝忘机缓缓抬起一只手,将手掌贴在门上,衣袖遮盖下的手臂肌肉一绷紧。
门裂了,中心裂缝上甚至留下了一个手印。
魏无羡目瞪口呆,没想到蓝忘机的臂力已经到了这么可怕的程度,有点担心自己身体的安危。
蓝忘机又“轻轻”一推,十几秒前还完整的门板已经分为几半,可怜兮兮地瘫在地上。
蓝忘机上前一步,脚刚落地就感觉到踩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大概是毯子之类的东西,房间里也有一股血的味道。
光线昏暗,在他踏进去的一瞬间却突然明亮起来。蓝忘机下意识伸手把魏无羡挡在身后。“有人!”
两个人因为突然的明亮眯起眼睛,隐约看见对面的软榻上坐着个人。
“你们可终于来啦!”这声音甜得腻人。
适应了光线,视野慢慢清晰。
面前的少女脸上挂着泪痕,眼睛发红,身上的衣服破烂,但依稀能分辨出那原本是一件繁复的衣裙,红黑相间的。是一个长相甜美楚楚可怜的孩子。
“我一直在这里喊救命,到今天才有人来。”少女抬手擦眼泪的动作缓慢得不自然。

Tbc

其实这个剧情特别狗血,大家一猜就能猜到,但为了维护我的一点剧情设计的尊严,还是不说了hhhhh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