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恐怖解谜5

。。还有人猜剧情吗?


在魏无羡视线集中在镜子里的人影上的瞬间,那个“人”也猛然抬头,幽绿的瞳孔紧紧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二人心中暗叫不好,迅速拉开和那东西的距离。魏无羡伸手想拽蓝忘机,却被蓝忘机抢先一步揽在怀里向镜子方向退离。

“滚!”歇斯底里的尖叫令人头痛,“快离开这里!别想破坏我们的心血!”厉鬼见二人还站着不动,迅速掠过来。

它速度很快,魏无羡这才发现它没有腿,破碎的衣摆下端露出两截森森白骨!

没有灵力傍身,没有武器在手,情急之下毫无办法。阴风直捣面门,魏无羡后错一步却踩在蓝忘机脚上,重心不稳,伸手一把撑在镜子边框上,只听“咔哒”一声。魏无羡背对着镜子来不及回头,蓝忘机余光看见那面镜子正向一侧移开,露出一条幽深的通道,立即抱紧了魏无羡一个转身,将彼此甩进去。

但距离已经太近了,根本来不及再逃。蓝忘机不顾魏无羡的挣扎,将他死死扣在怀里,准备承受攻击。

然而攻击并没有如期而至。

空气泛起一圈涟漪,厉鬼撞在暗道口的结界上被反弹得倒飞出去。

在凄厉的尖叫声中,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挣出来,先是双手在蓝忘机背后乱摸一通确认他没有受伤,之后看进蓝忘机深深的浅色眼眸,情难自制闭气吻上去。

“蓝湛,你怎么这么好。”

蓝忘机轻笑在魏无羡脸颊上亲了一下,“嗯,走吧。”

魏无羡被牵着手往前走,蓝忘机身上的白光照亮了眼前的路,再往前就是向上的石砌楼梯。

“它没有腿。”

“嗯。”

“虽然这里残肢断臂很多,但只要死去的一瞬间肢体是完整的,灵魂就应该是完整的。反之像是生前就有的残疾,比如眼盲,灵魂也是眼盲的。那就说明它死之前腿已经没有了。”

“日记。”

“对,很有可能,它就是那个想逃走的人。死时过于痛苦,心中执念旺盛,很容易成为厉鬼。但我想知道它阻止我们攻击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报仇。”

“报仇一般来说是想杀了害自己死的人,但它说的是别想破坏他们的心血……这是什么意思?从我一进来就有东西想让我出去,是不是怕我破坏这里的什么东西?”

“结界。”

“嗯,被封印着的东西大概就是他。我们是去杀了他的,却被阻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到了。”已经走到了石梯尽头,蓝忘机伸手向上探探,抬起了头顶的隔板,灯光泼洒进来。

魏无羡关上地上的门,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跟蓝忘机一起翻阅架子上的书籍。房间的四周摆满了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各种书籍,房间中央一张宽大的桌子,桌子上散落着纸张,纸上的东西魏无羡拿了看看,都是些没见过的图案,看不懂,摇摇头又放回去。

蓝忘机把架子上的书依次拿下来翻阅,一连好几本都是拿出来打开草草翻一遍又放回去。魏无羡看见这一屋子的书正头疼,想着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去,见蓝忘机如此迅速,就走过去围观。

“你怎么看这么快?”踮脚企图看清书页上的字。

“都是些话本和故事著作,没有线索。”说着,蓝忘机又合上手里的书放回去,又拿出一本来。

魏无羡又扫了一眼这一屋子的书,不敢耽搁,即使两个人翻也要好久,赶紧挑了另一个架子挨个查看。

翻到第二层,魏无羡看见有一本书快掉下来了,想推回去,却纹丝不动,把书拿出来,在架子靠里面的位置摸出块圆圆的石头。石头是透明的,呈现血红色,对着灯光查看,里面似乎有什么符号。

“蓝湛,有个石头。”

蓝忘机放下手中的书本走过来,把石头拿在手中查看一番,之后收进了袖子里。

“留着,可能有用。”

房间里只剩下了纸张翻过的沙沙声,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蓝忘机那边有了发现。

“魏婴,过来看。”

“诶?等一下等一下,这个抽屉里有一个盒子。”魏无羡蹲在地上,从靠近地面的抽屉里抱出一个盒子。魏无羡把它小心放在桌子上,借着灯光看个清楚。蓝忘机从另一边拿着一本书走过来,将书本摊开在盒子旁边。

金属的盒子,盖子上刻着一行字:开启时,请记得那个日子。边沿排列着四个数字滚轮,看来是个密码锁。

“日子?什么日子?你那书上有写吗?”

蓝忘机葱白的指尖点在手写的文字上:“我们已经有了封印它的计划,我们准备在一个月后行动。村子周围已经设下了结界,它无法进来,只要让人不要出去就好。……有一个孩子不听劝说跑出了结界,再没有回来。它的力量来源于进食,不能再让人被吃掉了。……已经二十多天没有人被抓走了,它的力量已经非常虚弱,明天就是仪式。有一个女孩子自愿作为封印的祭品,上帝会感谢她的付出。……”

“所以到底是什么日子?还有吗?”

蓝忘机又往下看几行,“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已经把它封印在它自己的住所里,连同那个好孩子一起,我们为她准备了食物和利于沉睡的药物,帮助她度过这长长的余生。”

“所以是十二月二十三?”魏无羡转动滚轮,停在“一二二三”,盒子开了,里面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石头。

tbc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