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味儿 one

昨天想继续写恐解的,结果突然什么都不想干。零食拿出来往嘴里塞一半都放回去了。所以就寻思写写别的点文调节一下,就那个abo吧,就开文档了。这个abo吧。。肯定辜负了大家的期待,没车,而且特别神经病。反正它不长,本来以为一发能完的,结果我忒贫,还得几发。当然了,这篇忘羡AO,有私设。江澄O,其他人还没定。


被寄存在江家的魏无羡,十五岁第一次发情的时候,江澄哭了,江厌离哭了,江家爸妈也哭了。

第二次发情是在教室里,全班都哭了,新来的老师捂着脸飞奔了出去,楼道里传来一声哀嚎。江厌离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赶紧把吃抑制剂和控制信息素的事情教给魏无羡。

自此之后问题有所缓解,只是魏无羡走到哪,哪里就会响起一片咳嗽声。

“魏无羡,你放个信息素。”江澄捧着军训基地两块钱一餐的清汤寡水,有点惆怅。

“你逼事儿真多,够不够劲?”魏无羡从床底下拽出一串辣椒,扯下来一个,丢进饭碗里。

江澄窜起来关紧房门,猛咳两口:“停停停!过了!你要呛死我啊!”

“就呛你,谁让你跟我抢珍贵的辣椒。”魏无羡往嘴里扒饭,说话含含糊糊的。

“特么到底是谁逼事儿多啊?好像当初来训练营临走拽着家里辣椒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是你似的。”江澄闻闻空气里的辣椒味儿,苦逼兮兮吃白饭就咸菜。

“那你还不让我带,拿了两串你给扔回去一串。”

俩人怄气,房间里一时竟只剩进食的声音。

“诶,我说。”

“啊?你又啥事儿?”

“啧,你真不打算改改信息素?”

“不是,你受着我的恩泽,咋还嫌弃我呢?”

“不是这回事儿!这集训就十天,高中还两年呢。你都熏跑多少个跟你表白的了?”

“就那么……五六七八个吧?这不正好么?我想撩妹就收起信息素撩,不想搞对象就把信息素放出来。”

“你是不是有毛病?!妹子不要给我啊,不是,我是说,你现在不想搞对象,不代表你一辈子都不搞对象啊。万一你碰着个你喜欢的,人家嫌你辣眼睛咋办?”

“我又不是必须搞对象,忒喜欢一个人不就把自己搭进去了么,这事儿我不能干。”魏无羡碗里米饭见底,喝了口看起来非常清澈尝起来淡出鸟的汤。“再说你也别得意,要不是你妈实在受不了你一身狗味儿才带你去重置了信息素,你也没比我强到哪去。”

信息素这东西,其实是打一开始第二性别觉醒就定了的,具体什么味儿,跟觉醒之前个人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魏无羡搬来江家住之前,江澄好养狗,结果觉醒了那么一身味儿,之后一发情,魏无羡就一身冷汗。这东西谁都没办法百分之百确定,好多人就对这个特别不满意,没辙,信息素重置手术就应运而生了。

当时江澄做手术的时候技术其实不是非常成熟,只能保证重置,具体变成什么味儿谁也不知道咋控制。后来知道了,其实是跟手术完一个月恢复期接触的气味有关。要不是那段时间江家又开始发展莲藕莲蓬莲花养殖,让江澄天天下地干活,现在他身上还不一定什么味儿呢。

江澄闻了闻身上淡淡的莲花味,“反正现在比你强。”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愿意做那个手术。”

江澄也说不过魏无羡,只能揉了揉眼睛。

高中剩下的两年,乃至大学四年,魏无羡就是一个辣眼睛的存在。

直到魏无羡大学毕业。

那是一个星期日的下午,阳光明媚。魏无羡从新租的公寓楼上下来,准备买点零食。这两天魏无羡发情期,公司允许请假回家休息,但魏无羡不愿意回家憋着,坚持上岗。后来同事们实在受不了了,联名上书请求老板给魏无羡放假,老板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含泪大笔一挥,准了,立即执行。

魏无羡就被一众同事戴着口罩合力打包塞回家了。

魏无羡郁闷,这是信息素歧视!

伐开心,要下楼买零食。

T恤衫大裤衩人字拖就下楼了,抑制剂都懒得吃。他这种信息素,别说受到不轨袭击了,躲都来不及,就是生化武器。再说买个零食能几分钟啊,危害社会也就一会儿。

抱着一兜子零食等结账,魏无羡迎面碰上个人,二人一打照面,一对视,魏无羡之前说的劳什子不想谈恋爱都在这一眼里喂了狗。

魏无羡活了二十多年,没接触过什么阳春白雪,净是下里巴人。在看见这个人的一瞬间,脑子里竟然响起了高山流水般的古琴BGM。

“这位兄台,不是,同志啊,好像也不对,算了,大兄弟啊,你长得……真好看。”

蓝忘机本来就觉得今天超市里味道怪怪的,一靠近这个人就明白了。玉雕似的脸上肌肉颤了颤:“谢谢……抱歉。”以手掩面,遮住了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迅速结了账转身逃了。

蓝忘机委屈——我就是午休出来帮我哥买罐茶叶,怎么就受到这等攻击。人长得挺好看怎么浑身这个味儿啊!

 

江澄正在自己爹的办公室里帮忙看合同,就听见“嘭”地一声,魏无羡破门而入。

“江澄,我想做手术。”

江澄抬头鄙夷地看他一眼:“特么你咋不说教练我想打篮球呢!”

tbc

评论(2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