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恐怖解谜9

我不仅失踪人口还拖延症,硬是拖了这么久才诈尸一下。

不过最近真的好忙啊【躺】


“不要跑了!”肩上的少女堪堪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听了她的话,二人楞都不敢一楞,依然在幽暗的走廊上疯跑。

“不跑就被抓住了!”

少女看着身后被气焰冲击而显现在密道口的结界符文,在视线中渐渐远离。

“我是说不用着急了!她暂时过不来!”

蓝忘机这才注意到一直紧逼身后的气息消失了,伸手拽住依然在狂奔的魏无羡,一同向后看去。

孩童瘦小的身躯一次次撞击在结界上,整个建筑物甚至都跟着震颤,又一次次被弹得倒飞出去,周而复始。脸上凶狠的表情令人心底发寒。

“请……请把我放下来吧。”少女见二人一边戒备一边倒退着走向走廊深处,简直是忘了肩上还有自己这个人,才讪讪地出声提醒。

蓝忘机也是刚刚反应过来的样子,急忙把少女四平八稳地放下,道一声失礼。

又后退两步,背抵上了冰冷的墙壁。转身,是一扇金属门。

铁门推开,门轴年久生锈,发出令人牙酸的尖锐声响。魏无羡皱眉,罢了,总比那个笑声好得多。

三人站在门后狭小的石室里,盯着地上的木质拉门。不过这次旁边有“知情人”在,不必再胡乱猜了。

“这入口又是通往何处的?”

“可能……是通向外面的。”

“可能?!”这回是异口同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交换了一个眼神,“难道你也不确定吗?”

看着两个人合力把地道门抬起来,少女喃喃道:“他们只是告诉我有保护我的措施,并没有具体说我应该怎么做。”又沉吟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要不要和盘托出。

“是怕你逃走吧?”魏无羡一边小心翼翼爬下梯子一边说。

“呃?”

看见少女一脸被说中心事的表情魏无羡就明白了,站稳脚跟,示意少女爬下来。少女抿抿唇,回头看了蓝忘机一眼,后者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被魏无羡扶了一把,少女站稳在石砌地面上,拍了拍破旧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开口说道:“他们表面上感谢我的付出,却又怕我反悔,保我的命是为了不破坏封印,怕我逃走所以根本不告诉我出口在哪。”

“人性嘛,明白。”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把少女保护在中间,缓步走在幽暗的地道中。“需要你的时候把你捧成神,等到不需要你了,失去利用价值了就恨不得把你打入地狱,带着祸害一起长眠了才好。”

“呃……是这样……差不多吧。”少女对突如其来的严肃话题有些应付不来。却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的,急促的,担忧的呼唤。

“魏婴。”

“别担心我,蓝湛,都过去了。”

又陷入了沉默,空气中只剩下三人的脚步声回响,地道渐宽,甚至能三个人并肩行走。

“你看起来很消沉?对不起,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不是的,你说的没错。”耳畔传来少女低低的苦笑,“就是看着你们两个……突然想起了我哥哥。”

“你的兄长?”蓝忘机闻言不由得想到自家兄长,又疑惑为什么这个孩子的家人兄长会同意她做牺牲如此之大的事。

“我父母在我来这里几年前就失踪了,本来说是去树林打猎的,结果到第二天还没回来。我和哥哥去问村长,村长只是说他们有事,出远门了。……现在想来,应该是已经被吃掉了吧。但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村子外面有吃人的魔鬼,村子里的大人们也从来不告诉孩子们这些,没过多久……就再也不让我们出村子了。哥哥是因为我的任性才死的,我说想吃蜂蜜,因为很小的时候我哥哥经常带着我去树林里采,之后我哥哥劝我我也不听,我哥哥只好偷偷溜出村子去树林……”少女已经红了眼眶。

之前看过的文献里的确有说过,有孩子偷偷溜出村子结果被吃掉的事情,当时两人读来只是觉得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故事。忘羡二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少女自愿来这里的原因。所有亲人都不在了,自然无牵无挂。在被牺牲来作为封印媒介这件事上,她可能早就被定为候选人了,只要她点头,一切都早已准备好。只是在这孩子得知自己的父母早就被吃掉了,自己的兄长也因为自己的任性被吃掉了的时候,是怎样的震惊和难过呢?

洞口就在眼前,已经能闻见青草的气息。

“你们走吧。”

“我们?”魏无羡拉过蓝忘机的手,一只脚还没迈出地道,“你呢?”但心里已经猜到了她的决定。

“我……我打算去村子里求助。”少女目光游移,看来连自己都不太确定能成功。

“别逗了,看这书本腐朽程度,离当时你进来都过去多少年了,你确定村子里还有人愿意帮你,甚至你确定村子还在那里,村民还愿意住在这个地方吗?”

少女不语,她知道,在她离开村子的前几天,村子里的人已经欢天喜地地准备搬家了。

蓝忘机回握住魏无羡的手,微微低头,视线扫过少女依然踏在地道里的双脚。“你到底如何打算?”

魏无羡又向外走了两步,四周看看,身后传来少女的声音:“我……想试试杀了她。”

“你要如何杀她?”在场的三个人,蓝忘机觉得都不能与之抗衡。

“其实他们有留下一些东西,就是为了未来的某一天能把她杀了,我……”

“那如果你杀不了呢?”

“我……我其实还有办法把她……”

“代价是什么?”魏无羡第二次打断少女的话,这次少女眼中的恐惧已经难以用坚定掩饰了。

“你的生命,对吧?”

少女不说话了,魏无羡突然笑了一下:“你还是想让我们走?”他又转过身去,向前伸手,静谧的空气突然以魏无羡伸出的指尖为中心泛起了涟漪。“你看,我们也走不了。”

蓝忘机已经知道魏无羡想干什么了,江澄说他英雄病,一点不错,但蓝忘机再也不会让魏无羡去涉险。此时蓝忘机阻止魏无羡的手却没伸出去,原因无他——他们没得选择。

蓝忘机叹口气,移动脚步,和魏无羡站得近一点,只愿护得他周全。

“我知道你奇怪,咱们非亲非故,为什么我们要帮你。”魏无羡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又转头向蓝忘机交换了一个眼神才继续说:“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们一路到这里,只是因为我们觉得只要出去就能回到我们原来的地方,现在看来,在事情解决之前我们是回不去了,但只要我们死了就能从这个梦里醒来也说不定。”

 

“所以,除了帮你,我们别无选择。”

 

“你要带我们去哪?”前方少女的背影在蓝忘机的光芒中明灭,魏无羡挽着蓝忘机的胳膊在她身后闲庭信步。

“明明是你们非要跟来的。”光是听这话的语气都知道她翻了个白眼。“大概就是这里吧。”

少女突然转身面对墙壁,身后的两个人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上去。准确的说,只是魏无羡没站住,蓝忘机一向稳重,还拉了魏无羡一把防止他撞上去摔倒。

看着她在墙上四处摸索,魏无羡也懒得问什么了,斜腰拉胯地靠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低头看看他,帮他整了整刘海。

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少女咬破食指,将血滴在墙上一道不起眼的凹槽里,随着血液渐渐渗入,石砖上的符号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当它们同时亮起夺目光芒的时候,石墙竟震颤起来,石粉扑簌簌地往下落。

声音停止了,少女扇扇面前的浑浊空气,指着墙上的洞口向身后的二人示意:“走吧。”

“这是什么地方?”魏无羡边往里面走边伸手触摸身侧的石墙,看来是很久没人涉足了,蜘蛛网都结了一层又一层。

穿过只有两人并肩宽的洞口,向前几步便稍稍开阔。但三个人站在里面依然显得拥挤,几乎一半的空间都被洞穴中央半人高的石台占据。石台上被深色的布料盖着的是一长一短两件物品。

蓝忘机不会对什么事物表现出显而易见的好奇心,但魏无羡会,就在他想上前一步查看的时候,措不及防被扬了满头满脸灰。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看着魏无羡咳得几乎喘不过来气,少女手里捏着那块布料一脸愧疚。布料终于显出了原本的颜色,而上面的尘土已经转移到了魏无羡身上。

“没……咳咳……没事。”蓝忘机帮魏无羡拍着背,用袖子擦去他脸上的尘土。

魏无羡泪眼朦胧中定睛往石台上看去,惊奇地挑了下眉。

并不是因为那东西是多么奇特,恰恰相反,那两样东西他和蓝忘机再熟悉不过了。

一柄长剑,一支笛子。

“我们可以查看一下吗?”察觉到了魏无羡的跃跃欲试,蓝忘机觉得还是先请示一下物品的主人比较好。

“当然可以。”本来就是为了把东西借给他们用的,少女从未见过这两种物品,只觉得那武器没有打猎用的匕首灵活,那看起来像是乐器的东西也不知如何演奏,花纹和样子都奇怪得很。不知道当时村子里的人是从哪里找来这些据说是能打败魔鬼的东西。

得了许可,魏无羡抢先一步把笛子掂在手里,轻车熟路地让它在手掌上旋转飞舞。这支笛子略重于陈情,放在唇边轻轻一吹,不似飞鸟灵活轻盈,却似林间微风柔和空灵。当即手指翻飞,一段曲子流淌而出,正是《忘羡》一曲。蓝忘机喜爱听他看他演奏笛子,从他抓起笛子开始,目光就在魏无羡身上流连,此时听了这支曲子还是捱不住红了耳垂,收回目光垂眸注视手中的长剑。魏无羡偏偏就是选了这支曲子试笛子,就是要撩一撩蓝忘机,从到了这个鬼地方就没什么机会逗一逗他,都快憋坏了。

见蓝忘机意料之中地别开了视线,魏无羡也不再得寸进尺,将笛子反手一握,探头过去跟他一起研究这柄长剑。

这柄长剑稍短与避尘,从蓝忘机拿着的样子来看,大概也没有避尘重。造型简洁,剑柄的花纹利落凌厉,丝毫不同于蓝家柔和的武器风格,如果硬要说和谁家的武器相似,大概只有聂家的风格与之沾边,可是聂家是不用剑的,自然也不生产剑。印象中找不到相似的,这武器竟一时特殊起来。

见两人的注意力全在这两件物品上,少女有些着急了。“这东西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你们见过吗?”

“见过见过,再熟悉不过了!”魏无羡把视线从长剑上收回来,随手就想把手里的笛子别在腰上,却忘了此时穿的衣服不对,笛子插空了。魏无羡低头看看,有点尴尬,撇撇嘴还是把笛子好好握在手里。

“如何使用?”蓝忘机已经轻车熟路地将长剑放在了平日挂避尘的地方,抬头直视着少女的眼睛。

“你们还真是……好吧,那吃人的东西用普通武器是杀不死的,只有这个长的可以。那个乐器吹出的曲子好像说是能削弱她的力量,限制她的活动。”少女也是在村民留下的几本书中看见的记载,见面前的两个人依然等她接着讲,倒有点不好意思。“你们还看着我干嘛,我就知道这些了。”

魏无羡摩挲着手里的笛子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听见身后的地道里传来一声巨响,声音能量之大使得整个地道都在嗡鸣。三人都迅速堵上了各自的耳朵,忘羡二人从指缝间依稀听到少女的大喊:“结界破了!她来了!”

Tbc


评论(2)

热度(55)

  1. 璇璇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