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味儿(三)

躺在酒店更一发,明天一回学校又要忙得脚不沾地了。


等魏无羡拈着满载自己体检结果的医保卡回到诊室的时候,门口已经没几个排队的了,魏无羡抬手一看表,哦,快吃饭了。不禁感叹体检的效率,这绝对不是他跑得慢的问题,主要是排队拍片的时候里面的护士小哥按顺序喊名字,等了半天好不容易听见个“魏……”魏无羡一阵激动,站起来就要进,结果后面是“无钱。”

魏无羡生生撞在门上。

“这是谁啊,穷逼都写在名字里了,还跟我名字这么像。”他又坐回去。

结果等到排队的人都进去拍完了也没轮到他,魏无羡来气,气势汹汹进去就问:“怎么还没叫到我啊?比我后来的都走了!”

“您叫啥?”

“魏无羡啊。”

“哦!……我叫了啊。”

“你叫的啥?”

“啊……抱歉,您这签名太草,我看的魏无钱。”

你特么才没钱。

 

“蓝医生!蓝医生?”

坐在桌前的蓝医生笑容满面,见魏无羡走进来了,回头向里间的方向叫:“忘机,你的病人来了。”

魏无羡一脸黑人问号,定神看这位医生的名牌,“蓝曦臣”。

 

蓝忘机走过来把蓝曦臣替下去了,刚坐好就看见魏无羡的眼神在自己和已经进去里间的蓝曦臣之间游移。

“我哥。”说完示意魏无羡把医保卡拿出来。

“哦……哦,挺像的。”嘴上犹疑着,手上还不忘了占便宜,趁着递卡的功夫,还偷偷摸医生小手。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把卡拿回来,插进卡机里,一敲回车,魏无羡的身体情况立即一览无余。

“您的身体情况正常,可以进行手术。”蓝忘机没再动键盘,只是转过身跟魏无羡说:“您可以回去准备一下,最晚这周末,您可以过来办理住院手续。”

“好好好,那个……医生啊。”魏无羡还想接着瞎聊两句,一抬头蓝曦臣从门里探出头来。

“忘机,你好了没有,我已经跟他们说了咱们晚一点过去。”

蓝忘机转头回应着,又回过头来想继续跟魏无羡说话。但魏无羡也不是没眼力见儿,这种时候人家还有事儿,在怎么想多撩两句也得憋着。再不济过两天来这儿住院兴许还能碰上呢。

于是边收好医保卡和病历本,一边站起来,冲着蓝忘机一点头:“那大夫您先忙,我先走了,过两天再来办手续。”

看着魏无羡走出门去,蓝忘机还在椅子上坐着,心里嘀咕,可能真是一见钟情吧,但自家家规严格,怕是难以接受,只得暗暗决定先瞒下来。

蓝曦臣从里间换衣服出来,就看见蓝忘机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想着还是等自家弟弟一下先不打扰。谁知蓝忘机突然抬起手来,出手如电,键盘鼠标连点,屏幕上的体检记录被从头到尾保存下来。按理说平常病人的体检记录会在系统保存一段时间,虽然刻意保存有点多此一举,但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忘机刚才不是说没有问题吗?

然后就看见蓝忘机掏出手机,把记录传到了手机上。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转过头来跟自己对上视线,结合他现在的表情和刚才的行为,蓝曦臣心情复杂。

那边魏无羡抠净了兜里最后一毛钱现金打车去找江澄。进了办公室,看见江澄坐在正对门口的沙发上,左手举着份合同,右手拿着茶杯喝茶。见魏无羡进来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之前的事情了。

魏无羡早就习惯了江澄这样的爱搭不理,进去就四周看了一圈,捞来一张椅子坐下。

“咱家又要扩充业务了?”魏无羡远远瞟了一眼江澄手上的合同,应该是付了一张土地转让。

“滚,谁跟你‘咱家’。”江澄喝了口茶,把合同翻一页,“你来干嘛?”

“啊,我刚从医院回来,大夫说我可以做手术了,下周末之前去办住院手续。”

“成啊,反正咱家现在有钱了,不缺辣椒了,你就没什么用了,爱咋咋地吧。”

“不是,我不是来征得同意的。我的重点是,你不意思意思给我点住院费吗?”

见魏无羡已经把手摊出来了,江澄终于舍得抬头——给了魏无羡一个大大的白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这样吧,你去看看我的钱包,有惊喜。”

魏无羡本来也觉得不可能要到什么,这时反而有点惊诧,一边往桌子上江澄的大衣里摸,一边频频回头,怕江澄从后面给自己来一脚。

但直到魏无羡把他的钱包掏出来打开了,江澄都没有任何动作。

魏无羡从那钱包里拎出仅剩的一张二十块钱纸币,气儿不打一处来。

“这特么能干啥?!打车费吧!”

“我的一点心意,别太感谢。”

“江澄啊,这我就得说说你了,你好兄弟住院做手术,你怎么就这么抠门呢?”

“滚滚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个月赚多少!你们公司经理那个工资别说住院了,多包一个床位也跟玩似的,更别说你还有医保呢!”

魏无羡挑眉撇撇嘴,把那二十块钱塞进裤兜里。

江澄总说,魏无羡能在他们公司升经理是因为没人想跟他一个办公室,正好经理办公室是一个人一个屋,年终评选升值的民意投票,魏无羡全票通过。但只是江澄不愿意承认,魏无羡的确业务能力强,光是奖金提成就足够他住院了。

“那今天一会儿你回家吃饭吗?咱姐姐打电话想问你来的,你没接,就让我过来的时候顺便问问你。”

江澄这时候才想起拿手机看一眼,早就调成静音了,上面两个未接来电,有点懊恼。“去啊,为什么不去。”

“那成,我打电话跟姐姐说一声。那我等会儿你一起走?”

“你敢不等我!”江澄把手里的合同在桌子上重重一顿,塞进包里。

 

蓝曦臣开完主任会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翻看今天的记录,视线停留在魏无羡个人信息的那张证件照上。

这小伙子长得挺帅的,工作也不错,性格应该也挺好,怪不得忘机喜欢。下午刚意识到自家弟弟喜欢了个男人的时候还是心里有点别扭的,但很快就释然了。蓝曦臣也不是迂腐的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看着弟弟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了一个喜欢的人,心里还是挺为他高兴的,只是要怎么和叔父说呢?

页面下拉,看见魏无羡主治那一栏写着蓝忘机。蓝曦臣想着,正好,不用自己帮忙了。

 

第二天,魏无羡到公司去跟老板请假。请假条上原因写得清清楚楚,魏无羡眼睁睁看着老板脸上的笑容就要藏不住了,整个人喜庆得像要过年似的,连出办公室布置工作都是一蹦一跳。

简单处理了一下工作,魏无羡就准备回家去收拾东西。回去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简单的日用品,归置一圈之后洗澡钻被窝睡觉,拿手机一看表,才九点快十点。寻思明天还要起早跑医院,就丢下手机早点睡了。

快一点的时候,魏无羡被手机振动吵醒了,拿手机眯着眼一看,靠,公司微信群里轮流发红包。

“庆祝魏经理做手术”

“恭喜魏经理重获新生”

“趁着魏经理睡觉赶紧抢红包啊!”

魏无羡:WTF!!

Tbc

医院的系统和制度我真的不是很明白,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一定提出来,我尽量改。那个叫错名字的事情是我碰到的,把我的姓叫错了,没人排队了我进去找才知道。


评论(2)

热度(59)

  1. 璇璇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
  2. 璇璇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