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调香(喻黄ABO)

某日搞给自己的无聊挑战:不含敏感词,一张横格纸写完一篇肉。

文里提到的香水名字就是在旅游的途中记得的几个里随便挑的,但味道我应该没记错,总之不要深究。企图装13然而没成功的产物而已。

 

    屋内已被夜巴黎的香味填满,喻文州闪身进门,不舍得让一线芬芳逃出门外。

    黑暗中,从沙发的方向传来甜腻的喘息,与喻文州脑内某个短期记忆重合。半小时之前,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恋人的名字,听筒中有些失真的声音支支吾吾颤抖着向他发出邀请。

    开灯是没有必要的。他将衣冠不整的人抱进卧室,一路有液体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黄少天贴在喻文州的怀里,淡淡的Diamond后调让他觉得安心,但也让他心中的火烧得更烈。

    Diamond的后调是烟草的气息,喻文州却不抽烟的,就像黄少天一个男人,信息素的味道却与夜巴黎不谋而合。

    衣物散落在地上,两人陷在床里。柔软的织物塌陷成的空间,将香气,情热,爱语笼成一个茧,一切都在里面孕育生长,绽放出旖旎的情愫。

    不同于往日五月玫瑰的淡淡香气,前调萦绕在这个Omega的周身,瑰丽而迷人,诱惑而热情,太过浓重,以至于掺进了酒精的辛。在气流划过喉咙的间隙,在身体律动的空歇,喻文州听见黄少天的呓语,大概是在叫这个只属于他的Alpha的名字。

      喻文州在夜场里见过无数个企图将自己的信息素伪装成channel五号的Omega,各种意义上,黄少天是唯一一个无需伪装却刻意隐藏的。

    现在,花房已经为他敞开,他为接下来的事情激动不已。

    肌肉颤抖的频率比不上交变电流的频率,黄少天脑中却已被电流击乱。遵照耳畔的指示,让身体被一穿到底,恍惚间,看见了花朵的绽放。

    身体在大脑控制下停止律动,肌肉在情意催化下难平颤抖,感知仍未降回地面。夜风从窗帘间溢出,冲淡浓重的气息。最终只剩下烟草与玫瑰微微摇曳。

    将爱语当做睡前童话,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fin

这。。应该不会被和谐吧

 

重生 (chapter 7)


时间是在重获自由的一年后,蓝雨分队在外区安居下来。
但一点也不安宁。
“卢!瀚!文!你给我回来!我告诉你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上次就警告过你了要是你再把窗户打漏了就你自己修!”
“黄少我错啦!事不过三!事不过三!这才是第三回!”
“你还想几回!每次都是我修的!我修的!你造不造这个地方玻璃有多么的贵啊!”
二楼惊天动地的脚步声从黄少天起床就没停过,负责当日早饭的郑轩看着天花板抖落的尘土落在手里的碟子里感觉压力山大,并默默把粘上灰的荷包蛋放在黄少天和卢瀚文的餐桌位置前。
“黄少你要理解我!我才不到十岁!就是控制不住能力嘛!谁让我比较厉害!”
“你个臭显摆的小崽子,看我不把你塞回罐子里丢了!再跑,再跑我吼你啦!”
俩人已经追到楼下了,喻文州丢下笔眼疾手快自身后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另一只手箍住他的身子,借着身高优势把人拎起来,丢到餐椅上。
黄少天没有能把能力用出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落座吃饭。
卢瀚文端着碗窝到离黄少天最远的座位,用眼神向喻文州求救。喻文州一脸无奈,给气鼓鼓的黄少天夹菜。
“少天,别生气了,吃饭。”
“不吃,小卢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黄少,你好像他妈妈哦。”徐景熙突然抬头。
黄少天作势要把筷子丢他嘴里,被喻文州成功拦截。
“小卢还是个孩子你计较什么,张嘴。”
黄少天乖乖张嘴被喂饭,其他人低头装看不见。被喂了两口,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夺下喻文州手里自己的筷子,在碗里乱戳。
“没关系,搬家之后就不安窗子了。”
“队长,你已经找到合适的地方了?”见闪光弹结束,宋晓终于得空抬头问一句。
“嗯,虽然已经筛选出来了,但是还没去实地考察过,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什么时候去看看?”
“再过一段时间吧,咱们几个人中也没有体能加强的能力者,赶路比较费时间。”

tbc
短小不精悍。只是个过渡,但实际上跟前后章没什么关系。注意时间顺序哦!
下一章乐乐出来。

重生

一直只敢写短篇和段子的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坑。
注意:因为个人弱爆的文力,所以大概是周更,而且极短小。正剧向!正在努力完善设定!初期部分人物设定见主页(就当看个乐呵)。欢迎捉虫!tag随章加。主要是修伞 喻黄 林方 双花,其他cp也有。

chapter 0
“请不要离开房间,稍安勿躁。”
“请不要离开房间,稍安勿躁。”
“请……”
机械的女声一次次响起。
但是没有人会听。
因为眼前是一片混乱。
“站住!不要垂死挣扎了,你们跑不了的!”
“你才垂死挣扎,你们全家都垂死挣扎!我们还精力旺盛得很!你让站住就站住,以为我们是傻的吗?”偏过头躲过飞来的子弹。
“少天别理他,注意脚下。”喻文州扬起手,滚落的水箱在身后爆炸,滚烫的蒸汽瞬间充盈走廊,身后荷枪实弹的研究员没了声音。
“报告队长,二号应急出口已经被炸开!”郑轩
“快跑!”往日温和的人呐喊着破了音,滚落的汗珠被外溢的能量气化。
加速加速加速!在通道崩塌前冲过去!
轰隆隆的巨响后,追兵没有了生息。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步伐减缓却没有人掉以轻心。
“队长,其他队的人呢?”宋晓
“都逃了出来,但去向未知。”喻文州
“我知道王杰希临走前带着微草把所有预备军的房间门都打开了,咱们没赶上。其他队应该是能带走多少孩子就带走多少,毕竟能活一个是一个。”黄少天
“叶修前辈呢?他们三个再带不了人了吧?”徐景熙
“谁知道呢……都是烂好人。”黄少天
“好了,集中注意力,咱们应该离出口不远了。”喻文州
话音未落,面前最近的房间门突然被炸飞出去,将将擦过黄少天的鼻尖,拍在走廊壁上,弹回地面。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被液体透明充满玻璃罐,里面悬浮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背后空旷的走廊里又骤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和枪械上膛的声音,所有人的神经都瞬间绷紧,步伐再次加快。黄少天想也没想就弯下腰扣住罐子甩到肩上深吸一口气追上大家的脚步。
“黄少你拿它干什么!会被追上的!”郑轩
“能活一个是一个!”重物增加了身体负荷,黄少天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
郑轩一咬牙一闭眼心里默念着压力山大。“你们先跑!”说罢转过身,手中飞出三颗手雷在狭窄的通道内引爆,冲击波骤然将众人向前推进,散落的墙体刹那间堵死了通道,郑轩拿出所有的力量奋力一跃,终于在那之前撞回了队伍。
“我们还没来得及感叹你的伟大你怎么就回来了!”徐景熙被导弹一样的郑轩吓一跳。
“呼,运气好,要不然我就留这儿了。”
“队长……我们要是出去了……还有蓝雨吗?”宋晓
“有的。”零落的记忆在喻文州脑海里渐渐拼凑完整。“而且我们一定会回来……把这个自私的统治阶层粉碎。”
“政府为什么要杀了我们?”徐景熙
“因为我们,是他们的阻碍。”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眸光中闪烁着厌恶。
众人一时都没明白,便没有再问。
“这孩子是男的女的?”宋晓
阳光透过通往外界的门撒在脸上,自由已经触手可及。
黄少天终于喘匀了气,第一个踏进冬日的暖阳。“他头发太长,看不见有没有小OO!”

tbc
最后很想加一句:然后他一个大轻功飞了出去【别信】

之前承诺的喻黄肉

终于赶在今天发出来了,明天考试攒点人品。还是老规矩,喜欢推荐评论在这里,不要在子博点,要是子博的被删了告诉我,我补图。

子博在这

密码:就是密码啊       的全拼

联盟录了众职业选手的新年愿望放到了官网上

题外话:联盟(冯主席)在大家的文里越来越无聊了呢,不过我喜欢。

无浪: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今天早晨官网上录好的 新年愿望视频大家都看了么?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看了是看了,但你们的愿望都是一猜就能猜到的啊,都是希望大家快乐什么的,没意思!
君莫笑:你的愿望我们还真没猜着。
流云:+1 都吓尿了。
风城烟雨:+2 没想到能如此坦白。
沐雨橙风:+3 出柜愉快。
鸾珞音尘:+4 不管怎样祝幸福【捂脸】
索克萨尔:+3 受宠若惊。
夜雨声烦:不是这样的队长!你们听我解释!事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
索克萨尔:我不听我不听!
流云:我不听我不听!
枪淋弹雨:我不听我不听!
夜雨声烦:一切都是联盟制作组的错!我本来讲完客套话步入正题说的是“我将会和队长一辈子为蓝雨服务”结果!他们把“为蓝雨服务”给截了!还我清白!还我公道!
君莫笑:别解释了,我们都懂。
灵魂语者:我看见了全过程,因为摄像机内存不够了hhhhhh
枪淋弹雨:摄像师是新来的,不然就会在采访黄少前换一张新的内存卡。
流云:他光客套话就讲了五分多钟!我就一句“新年长高高”就没了啊。
索克萨尔:少天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么?
王不留行:围观蓝雨情感纠葛。
百花缭乱:前排出售瓜子花生冰红茶。
夜雨声烦:不是的队长!【尔康手】你听我解释啊! 索克萨尔: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擦眼泪】
夜雨声烦:其实你可以当真的!就当我送你的新年礼物,新年福利限定!
索克萨尔:可那终究是虚妄!新年之后就已不属于我!
夜雨声烦:不属于你个妹啊!新年之后我就完假归队了啊!想怎么样还不是随你便!
索克萨尔:真的随我便?^ ^
鸾珞音尘:卧卧卧槽?!我已经无法冷静了。
涛落沙明:背后一冷,想离开俱乐部到外面转转。
沐雨橙风:背后一冷+1顺便,今天喻队手速意外的快?
风城烟雨:同感。
君莫笑:大概那是他真正的愿望吧。
逢山鬼泣:hhhhhhh
鬼刻:你们没发现两个当事人都不见了吗?
流云:我我我听见隔壁开门的声音,大概已经///艸///
飞刀剑:小鬼快离开那里!不能被卷入大人们肮脏的世界啊!
流云:小别前辈救我!我真的什么都不想知道!///
鸾珞音尘:小卢坚持住!求现场版录音!

大概,就这样。脑洞突发啥的。后续可能会有肉,已经在炖了,等我。不管写啥都能炖出肉来,这样的技能也是醉了。